最新发布

读书访问

【读书访问】俞诗逸:世界再喧嚣,也抵不过真相的力量

他试图从历史中寻找时代症结的答案,并与自己所欣赏的人物达成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历史共鸣。他确实十分努力,并期许把梁启超的传记视作“转型之作”。只是转型总需要一些阵痛,在阅读《青年变革者》这本书时,我看到的是一个模糊的梁启超形象,和一个在写作中挣扎的许知远。

专题采访

马丽新书访谈(二):女性应当坚定无畏地发出声音

这本书所引发的公共讨论,也是一场针对女性发声的公共事件,我想要用我的行动来说明这一点,当女性在遭遇到不公正、暴力和侵犯时,尽管我们会面对更多的阻力、压力和黑暗,压制我们的声音,让我们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但是,这才是我们努力要坚定无所畏惧地发出自己的声音的动力。我不想说是由我个人来代表谁发出声音,相反,我认为,在当下,每一位女性都要勇敢坚定地发出声音,维护自己的尊严,争取自己的权利。这点应当不分种族、地位、信仰、阶级等等,而我只是她们中的一位。

艺林新知

二马和牛天赐

耐着性子看“牛天赐”,没几分钟就感觉,“老舍又回来了”,或者说“这才是老舍”。老舍一写市井人物,顿时笔下生风,犹如神助。那么顺畅,那么流利,那么俏皮。每个人物都那么玲珑有致,似乎随时会从扁平的书页里蹦出来。

主题书评

多元共融模式的先声 “文化智商” 领先的奥斯曼帝国为何衰亡

一百年前的闭塞的交通条件下, “单一民族国家” 还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在1919年巴黎和会上,“单一民族国家” 原则帮助划分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新国界,制造了捷克、波兰之类的新民族国家。然而在全球化的今天, “单一民族国家” 已经不可能实现。所有主要国家,包括日本,都日益依赖外来劳动力和专才,甚至需要容纳难民。

主题书评 他山之石 欧陆

熊彼特论欧洲税收国家的危机

欧洲现代国家和古代国家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不同呢?熊彼特认为:两者之间重要的差别就是公法和私法之间的关系。一个税收国家只要能够保证人们自利的动机作为经济发展的驱动力,而不是依靠其他的动力,就能够避免和摆脱危机。相反,一旦国家依靠其他的方式作为发展的动力而抑制人的创造力那么很有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危机。

主题书评

阿甘本或帕甘本或者其他

作品的标题叫做《剩余的时间》,我们所需要面对的是一个身处“剩余的时间”中的阿甘本,一个“剩余”的阿甘本。只有在自身的剩余性获得表征的时刻,他的论述才真正获得其独特性。这样说,唯有被纳入一个去独特化的自我重复的系统之中,他的独特性才能得到彻底彰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