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答问

书单:有伦理的城市社会

据全球人口数据,在2007年,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城市人口比例超过50%。城市化始于人群的一种自然聚集效应(conglomeration effect):人们密集居住在一起,可以更有效地交换商品、共享能源、进行决策、思想碰撞。社会学家涂尔干(Durkheim)用“有机凝聚”(organic solidarity)来形容由复杂劳动分工连结起来的社会,城市就是一种。相比之下,农业社会因更单一的产业和分工,以及熟人社会的小圈子,始终突破不了一种“机械化凝聚”(mechanic solidarity)的状态。涂尔干的观点和区分显然代表了一种社会进步观。随着劳动分工和商业的发展,城镇的出现和城市化的确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自然趋势。韦伯也强调,这个脱离传统社会秩序的过程,与宗教秩序退出社会结构和世俗化在时间、空间上是高度相关的。

在过去十多年里,我对城市化主题做过大量研究(文献和田野调查),觉得对于看中在思想上梳理这个问题的人,以下书目是不可忽略的。

《大转型》(The Great Transformation)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

学者们一般认为,匈牙利裔美国政治经济学家波兰尼的这本书(也曾被命名为《我们时代的起源》)是关于现代民族国家和市场经济的,不太多人意识到,它也应是研究城市化的一本必读之作,因为城市化也是市场社会形成同时形成的一个过程。

波兰尼的天才在于,他用一种人类学家的细腻视角分析了市场化对人类经济心态的塑造。他看出人性在社会结构改变中的微妙变化。在大转型之前,人们的经济活动都以互惠(reciprocity)、再分配(redistributive)和家庭经济(householding)为主,市场本身的支配力很小。工业化和国家影响力将这些规则改变,用正式的市场制度取代了互惠精神,此后人与人的社会交往就“变了味”:一切都被经济化、政治化了。我们就被嵌入到一个经济与政治利益同构的“物化”时代中。

《城市》(The City)马克斯-韦伯(Max Weber)

这本书不如韦伯其他著作为人们所熟悉。它是在韦伯过世后出版的,有人估计韦伯是在1911-13年间写成。他在书中主要论述欧洲城市的发展怎样受到基督教、公民法律地位、城市群落的塑造。他还将西方和东方的城市文化进行对比。

韦伯一生一贯要解开的“理性化”课题,也在这本书中体现出来。现代社会的“理性化”过程指的是社会的宗教、传统、价值和情感,逐渐被一些理性的、可计算的、有效率的变量代替,例如国家科层制度、高效居住空间、城市规划等。社会理性化会制造出自己的铁笼(iron cage),即将人框定在追求效率、理性计算和高控制率的制度中,会带来一个可悲的祛人性化过程(depersonalization)。

《“陌生人”》(The Stranger)乔治-齐美尔(George Simmel)

如果说韦伯是社会学家中一个最具有历史学者气质的人,那么齐美尔的确是社会学家中最具有哲学思维的一位。这实际上是他的一篇论文,收录在他的《城市与心理生活》(1903)一书中。齐美尔提出过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匿名性”(anonymity),她指的是,在城市中,人口密度高、流动性大,让社会关系成为转瞬即逝的,以至于邻居与邻居之间也是陌生人,这样就产生出一种“匿名性”(人们都不熟悉彼此),与人口密集和生活快节奏一同,加速了城市对人本身的异化过程。 他用“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e)的概念来分析陌生人(或外来人)在社会中的位置,为城市文化中的“匿名性”(anonymity)特点提供了一个非常哲学性的微观视角。

齐美尔关于“陌生人”现象的论述,实际上也是在解释人在群体中的异化。他认为,城市化的人主要以理性方式来与本人交往,他们的人格和情感并没有投入进去。他还指出,人渐渐被“社会科技机制吞噬”,会产生出一种“本体论的不安全感”(ontological insecurity)。城市文化将金钱和成就作为人价值的尺度,但也掏空了社会关系。这些心理过程带来的是城市焦虑症和人的坐标迷失。

《城市的意义》雅各-埃吕尔(Jacques Ellul)

法国社会学家埃吕尔用比韦伯更宏大的“人类史”来看待城市的出现:在人类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建城者(该隐)就代表了一种对神圣秩序的反叛。埃吕尔认为,人的世俗化和对权力集中的追求,从那时就开始了。他还指出,城市环境对人的灵性有一种很强的塑造力,它让有限的人相信,可以倚靠自己的理性、才能和自立,来创造出一个自给自足的国度。他用很形象的描述说明,城市是人类自私、骄傲和暴力表现出来的顶峰,所以城市化是一个必然的悲剧。埃吕尔因他的末世视角分析曾被批判是过于悲观,以及对城市化有一种负面偏见。

他在这本书中的论述,与他另一本代表作《技术社会》相似,都论述的是人类自然社会群体的消失,嵌入到原子化但高度技术控制的社会形态中。

《美国大城市的生与死》简·雅各布斯(Jane Jacobs)

本书的作者雅各布斯不是一位学者,而是一位实干型的活动家。她反对美国五十年代的城市规划政策,指责它们要为美国城市社区的衰落负责。在业界以理性城市规划占主导原则的一个时代,雅各布斯的声音很刺耳的,但她的分析却非常深刻到位。她用一种近乎哈耶克式的视角,指出人类社群有一种多层次的复杂性和看似杂乱无章的自发秩序,是需要被尊重和保护的,而不应为了规划者头脑中的整齐划一,被完全拆掉重建。她提供了一种与现代派完全相反的审美。她甚至分析了这些城市角落的杂乱中有四种非常合理的设计,让社区具有生命力和经济活力:街道铺面的多种用途、短街道让行人增多、不同年代的建筑并存、高密度。 雅各布斯解释为什么理性城市规划本意是城市翻新,但却反而到后来建设出城市中一些可悲的荒凉景象,因为人们在城市空间那些像蜘蛛网一样杂乱但自然缓慢生长出的肌理被破坏掉了。

《道德的人和不道德的社会》雷茵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

作为新兴领域的“城市伦理学”,可以参照尼布尔这本书的主要论点,来形成自己的讨论范式。道德哲学家尼布尔被誉为“美国的良心”,于1964年被授予“总统自由勋章”,可以说他在当代美国公共话语和现代政治舞台上扮演过无人能及的重要角色。可能因为他的德裔身份,让他一生都能对美国政治中的民族主义保持警惕,忠心提出批判意见。尼布尔一生的著作都以“反讽”(irony)为基调,来分析人性和人的社会行为,被归入“现实主义”思想家阵营。

在这本书中,他延续了韦伯的“理性化”命题,认为科技文明创造出的利益群体和制度化设计,不但没有按人们想象的那样释放人的创造性、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友爱,却相反地带来相反的结果。他强调的讽刺之处在于,制度(institutions)具有理性力,但却不具备个体的人所有的道德性。这本书造成很大反响,但尼布尔后来说他改变主意,觉得题目应该改成是《不道德的人和不道德的社会》,因为他对个体人的道德也很悲观。

为什么这本书可以帮助到城市伦理学?和埃吕尔一样,尼布尔指出了城市背后的道德问题根源,就是骄傲,包括权力的骄傲、知识的骄傲和道德的骄傲。城市作为理性化和技术文明的合体,其中的伦理风气都受这几个维度影响。

《世俗城市》(The Secular City)哈维-考克斯(Harvey Cox)

本书在1965年发表后,被翻译为多种语言,甚至成为畅销书,是城市化研究的一本新经典。哈佛学者考克斯一反经典城市学研究的悲观论调,提出世俗化的城市已经成为多元化灵性融合的地方。这本书带出一个新的讨论范式,也是很及时的,因为毕竟人类文明病没有随着几百年的城市化过程消失,而是显出很多融合的可能性。这和“世俗化”理论的出现和后来被淡漠一样。尽管“世俗化”理论预测,随着科技和进步,宗教对人类的重要性会越来越微弱,但现今人类社会却在很多地方(亚洲和非洲)出现宗教复兴,很多还是发生在城市化的地区。这本书论述的大致是,人类与城市的交往又有了逆转的惊喜。■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