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现场

四季书评新春采访之七:李二锅、瞿旭彤

李二锅,专栏作家

1.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是让您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应该还是哲学家内格尔(Thomas Nagel)的The View From Nowhere(中文翻译为《本然的观点》)这不是一本新书,原书出版于1980年代,中文版也译出有若干年了。但是实际上作为一本野心很大的综合性哲学著作,内格尔在这本并不很厚的书里体现出思辨能力、哲学直觉以及对根本的哲学问题之困难的诚实体认都令人感叹。阅读这本书会让人感觉到哲学作为“爱智慧”的思维活动的生命力,这在目前的文字生产中是极其稀有的。

2.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是让您觉得失望或糟糕的?为什么?

是历史学家Sean McMeekin 的The Russian Revolution :A New History 。McMeekin是美国历史学界关于奥斯曼帝国、一战、俄罗斯以及东欧的学术新星。但是这本十月革命100周年的应景之作并没有表现出一个优秀历史学家表现出的素养。他的叙事剪裁以及对事件发展的归因过于靠近旧白俄历史叙事的对“布尔什维克阴谋”、“德国马克”、俄国精英失误的强调,缺乏更广阔的社会、经济、结构问题视野。

3. 您现在手头在读什么书?阅读的原因?

手头在看Dominic Lieven的The End of Tsarist Russia 因为在写俄国关于俄国革命的长篇叙事和评论,主要资料来源就是英语学界比较新的综合性著作。Lieven是研究晚期俄罗斯帝国和一次大战的知名学者,他这本书对于1905-1917年罗曼诺夫王朝最后的时刻有非常独特和细致的描写,这是其他类似读物替代不了的。

4. 在春节里,您会看什么书呢?为什么会读这些书?

主要就是Lieven氏的书,外加Laura Engelstein的Russia in Flames,S. A. Smith的Russian Revolution
写作所仰赖的材料来源。◾️

瞿旭彤,哲学学者

1,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主要是如下两位后巴特神学家的代表作品:
1)云格尔(Eberhard Jüngel),《上帝即世界的奥秘》(Gott als Geheimnis der Welt: Zur Begründung der Theologie des Gekreuzigten im Streit zwischen Theismus und Atheismus, 6., durchgesehene Auflage, Tübingen: Mohr, 1992)。
云格尔是我素来最为敬重的德国系统神学家之一,之前断断续续读过他的不少作品,深深叹服于他对神学与哲学的深厚功底。2017年大概花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第一次集中通读完他的这部长达五百多页的代表性作品,叹服与敬重更为加强加深。云格尔的神学是路德以来十字架神学的进深发展,特别结合海德格尔、巴特、福克斯(Ernst Fuchs)等现代大家的思想努力,融贯一体,自成一家。在云格尔看来,神学的实事乃是上帝与十字架上之人耶稣基督的同一。由此出发,他试图克服与超越近现代有神论与无神论之间看似对立、实则统一的困局,提出一种新的关于上帝的思考与言说。书中有很多精彩之处,特别值得一提的主要有两方面:其一,论及上帝的可思考性时对近现代相关哲学史(笛卡尔、费希特、黑格尔和尼采)的梳理;其二,论及上帝的可言说性时关于爱的精彩篇章。可惜的是,堪称经典的此书,可能是由于思想的难度甚大、而且并不太涉及时政议题,至今没有译成中文。

2)詹森(Robert Jenson),《系统神学》第1卷《三一的上帝》(Systematic Theology, Volume 1: The Triune God,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詹森(Robert Jenson),《三一的同一》(The Triune Identity: God According to the Gospel)。
美国系统神学家詹森可以说是我在2017年最大的神学发现,以前在德国求学时就知道有在英国教过书的老师专门推荐过他的两卷本《系统神学》,但之前从未读过他的任何神学作品。2017年几乎通读完了他大部分的神学作品。这里特别值得记录和推荐的是上述两部。詹森属于巴特以来三一论复兴的主要干将,强调上帝国的将来和希望向度,并由此出发构建他的系统神学、特别是三一论。在分析哲学传统和实用主义盛行的美国思想界,詹森堪称是古希腊-德国思想传统在美国神学界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依然坚持传统的形而上学追求,并且注重回到教父传统、从而返本开新。他对巴特思想的评价是我目前所看到的对巴特思想史地位的最高评价,而且也是我自己之前想表达但无法讲清楚的:The Kirchliche Dogmatik is an enormous attempt to interpret all reality by the fact of Christ; indeed, it can be read as the first truly major system of Western metaphysic since the collapse of Hegelianism。我们要知道的是,詹森对黑格尔之后的形而上学大家海德格尔和怀特海当然也并不陌生。此外,詹森从自身思想出发的对三一论历史的梳理和评论也是值得一读再读的典范性作品。

2, 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失望或糟糕的?为什么?

1)托伦斯(Thomas F. Torrance), 《基督的中介》(The Mediation of Christ, Helmers & Howard Publishers, 1992)。首先,我必须承认,托伦斯在倡导回到教父学传统和研究、神学与科学对话和互动、巴特研究的推广和推进等方面有着不容忽视的、极为重大的贡献。但是,可能恰恰由于他在这些方面的巨大成就,我对他的思想作品存在着过高的期待。相形之下,这部作品让我甚感失望,无论是对于巴特思想的诠释,还是对于自身思想的推演,托伦斯的思想立场和进路都在在回到了康德和巴特之前的形而上学传统,相信单数的逻格斯和复数的逻格斯之间存在着形而上学的未曾断裂的关联。我这不是在否认,我也没有资格否认,某一位思想家可以持有这样的形而上学立场,我只是想说,一个经历过巴特神学洗礼的思想家,还在主张这样的形而上学的、而且是来自创造论的关联,实在是让人难以思议的。

2)赫克托(Kevin W. Hector),《没有形而上学的神学》(Theology without Metaphysics: God, Language, and the Spirit of Recogni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1)。作者是出自普林斯顿神学院的高材生,并且曾在普林斯顿大学跟从名师研读哲学(特别是黑格尔和海德格尔),现在全球最好的神学院之一芝加哥大学神学院担任助理教授。多位神学前辈听说我对神学与形而上学问题感兴趣,向我推荐过他的这部作品。特地买来此书,学习他“对形而上学的诊断”、以及由此可能开启的神学“新策略”和“诊断性的反形而上学”。不料,他对形而上学的理解和定义过于偏狭和僵化,将形而上学的特征仅仅归结为本质主义(essentialism)和符应主义(correspondentism),缺乏对形而上学寻求普遍理论(general theory)的同情与理解。由此,我无法继续对此书的阅读,希望以后在思考其他相关问题时有机会再度拾起。

3, 你现在手头在读什么书?阅读的原因?

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宗教生活现象学》(Phänomenologie des religiösen Lebens, 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1995)。重读的原因是为了修订一篇多年以前写就的文章,试图从历史的问题的角度梳理、分析和评议海德格尔为何和如何解读保罗书信,特别是其中的末世论问题。

4, 在春节里,你会看什么书呢?为什么会读这些书?

朋霍费尔(Dietrich Bonhoeffer), 《伦理学》(Ethik, Gütersloh: Gütersloher Verlagshaus, 1992)。重读的原因是准备写作一篇关于朋霍费尔论“自然的”的文章。◾️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