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现场

古典音乐与古典艺术

杨旭 (以前是律师,现在欧洲研习艺术史、摄影和影像艺术)

1. 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2. 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失望或糟糕的?为什么?
3. 你现在手头在读什么书?阅读的原因?
4. 未来一段时间,你会看什么书呢?为什么会读这些书?

1、The Political Orchestra: The Vienna and Berlin Philharmonics During the Third Reich

这本书最初的德文版本大概是十年前出版的,英文版本是2016年底才面世。我是通过一篇书评认识了这本书。作为一个古典音乐爱好者,我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维也纳爱乐和柏林爱乐是当今世界公认的最出色的交响乐团,但是为什么人们会认为柏林爱乐代表的是德国音乐、而维也纳爱乐代表的仅仅是维也纳音乐?这本书帮我解开了这个谜团。

作者通过研究两家交响乐团自19世纪成立至第三帝国覆灭以来的史料,深入剖析了两家交响乐团与纳粹的关系。我相信,对古典音乐并没有什么兴趣的普通历史爱好者,也能发现作者的分析进路十分引人入胜。比如说,从两个交响乐团几十年间与政府的关系中,我们可以洞见德奥两国虽然文化基本同质,但长期以来政治结构上的异质投射在艺术管理上则导致了分道扬镳的结果。在道德责任上,作者的研究没有停留在艺术是如何被政治利用的简单分析上,而是进一步带领读者追问,艺术为什么会被政治利用、而政治又是如何(积极和消极地)改变艺术的。此外,即使读者对历史没有兴趣,也能从这本书中重新挖掘某些著名音乐家的“艺术人生”,比如富特文格勒。这本书并没有提供明确为他平反的意见,但发掘了大量史料,证明他在担任柏林爱乐的音乐总监和维也纳爱乐的常任指挥期间,为保护犹太裔和有犹太裔配偶的演奏家和摆脱戈培尔对于乐团的过分操控中,做出过大量努力。起码掩卷之际,我很想再去一次海德堡郊外的墓园,弥补上次由于对他的误解,而仅仅探望了安眠在他附近的韦伯的遗憾。

除了回头去探讨这一段历史,这本书也帮助我更深入去思考两个乐团甚至古典音乐的未来。爱好古典音乐的朋友都知道,柏林爱乐的音乐总监职位可以说是古典音乐界的第一把交椅(维也纳爱乐不设音乐总监职位),卡拉扬之后几乎次次换届均闹得沸沸扬扬。这本书以英国人拉特尔爵士接任柏林爱乐总监所引发的满城风雨开篇,提出了全书的问题:为什么德国人把一个乐团和国家身份认同联系在了一起?而我阅读这本书之际,恰逢拉特尔爵士卸任,柏林爱乐最终选择了Kirill Petrenko于今年正式接任。这个新闻在去年的古典音乐界是爆炸性的,当时有媒体以“既不是最有名的Kirill也不是最有名的Petrenko”为题,嘲讽柏林爱乐挑选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俄国人。读完这本书,读者会对正在发生的变化进行深入反思:除了柏林爱乐不再纯粹德国化、(至少在表面上)去精英化,我们是不是同样在见证古典音乐本身全方位的痛苦蜕变?我想,这本书中给了我们很多启示。

2、Nudge: Improving Decisions About Health, Wealth and Happiness

我已经不记得我是第几次企图读完这本书了,Richard Thaler去年获得诺奖后,我又试了一次,只能是勉强读完了。多年前我读过两位作者和另一位学者发表的行为经济学的论文,算是本书的雏形。当时觉得“非理性的人”的假说很有趣,虽然那篇论文并没有提出成熟的”nudge”的概念。也许是我对经济学实在知之甚少,我认为这本书里所提出的大多实验模型没有可信度,比如,在读MBA的学生中间玩几美元的马克杯游戏,对现实生活中真金白银的行为有解释力吗?事实上,虽然没资格评价Richard Thaler的学术水平,我认为Cass Sustein很多其他著作和论文也都存在相似的问题。

3、Lives of the Artists

就算不是西方美术史的圣经,说是堪比希罗多德的历史,应该不算过分。我们今天所说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虽然不是瓦西里明确提出的,但范畴是由这本书划定的;此外,这本书也让瓦西里成为西方艺术史之父。在研习美术、雕塑和建筑史之前,我并不能理解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艺术的伟大,而更钟情阿尔卑斯山以北、尤其是弗兰德斯和荷兰的绘画。 开始进行比较系统的梳理后,我觉得不管个人是否喜欢,研习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都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所以要踏下心来认真读一下这本已经400多年的书。

4、我会多看一些摄影史方面的专著,尤其是关于20世纪的两大摄影思潮的专著— “美国彩照运动”和“杜塞尔多夫学派”。因为5月初有一个策展项目,我初步选择的大主题就是摄影和绘画的传承。

还刚刚买了一本Pascal Quignard的小说《罗马阳台》,主要是想这个月下旬到罗马做field study的时候应景来读。以前只看过这位作家的小说所改编的电影《世界的每一个清晨》,了解他对探索古代艺术家的内心有独特的兴趣。前一段时间研究Andreas Gursky的摄影艺术,记得他回忆他的老师贝歇夫妇时说,他们对他最大的影响并不是摄影本身,而是作为艺术家的生活方式。我想,除了即将到来的罗马之旅,这是我对Pascal Quignard产生兴趣的最重要原因。■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