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答问 人物现场

《四季书评》读书访问:宋宇

1,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新近出版的三部叶礼庭作品中,讨论民族主义的两部皆有洞见,但《火与烬:政治中的成与败》的阅读体验堪称“耳目一新”。相对于绝大多数学者,叶礼庭的过人之处在于完整参加了两次选举,一次自由党党魁,一次加拿大总理。学者的参政故事,可以视为对政治伦理的陌生化反思。他几乎成为现实中的“哲人王”,最终败给人格与理念都为他所不齿的时任总理——保守党领袖哈珀。他坦然承认,即便用心良善并努力保持高尚情操,自己仍因政治形势而做违心或通常意义上虚伪的事情,“这么做时常是必要的”。他以韦伯对“信念伦理”和“责任伦理”的区分为出发点,得出结论:“良心确实重要,但如果是在要夺取执政权的背景下,政党的团结统一则比个人的良心更为紧要”。妥协后仍功败垂成,显示了政治的残酷,好在他坚持将政治比做“启明星”,描绘了一种兼容良善的政治图景。

《火与烬》

在另外两部作品里,叶礼庭记述了自己前往巴尔干及库尔德人聚居地区的经历,以亲见校正理论,显然相当注意思想与现实社会的互动。在全球性民粹主义浪潮中,他担任校长的中欧大学与匈牙利官方颇多龃龉,这时,他的思想嬗变就更值得关注。

2,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失望或糟糕的?为什么?

没有。如果为工作而读,确实不会设定期待;若出于兴趣,选书时便格外小心,避免失望了。

3,你现在手头在读什么书?阅读的原因?

去武汉出差,我带着阿瑟·克莱曼《苦痛和疾病的社会根源》,而此行目的是采访妇产医生李家福。医学从来不可能独立于社会,李医生了解人性,洞悉中国的家庭伦理观念,才能从繁复的观念冲突、医患矛盾中抓住问题关键,并行之有效地安慰产妇及其家人。而阿瑟·克莱曼的研究则使读者思考,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社会问题的“抑郁症”与似乎被人遗忘的本土概念“神经衰弱”之间的关系。克莱曼于1980年代初期在湖南开展田野调差,他收集的大量临床资料与口述,令人信服地提示了精神疾患与社会动荡的关联。

《苦痛和疾病的社会根源》

作家周大新因描摹官场著称,《天黑得很慢》是他新近的“转型”。阅读这部关注老龄化的小说,我想观察文学与社会议题,作家生命历程与作品之间的互文关系。阅读詹姆斯·伍德的《私货》,是希求在放松当中获得独特的角度,毕竟初读他的文章,就是在分析我偏爱的石黑一雄。在玛丽·瓦西里奇科夫“二战”时期的日记《柏林记忆——逃离悲恸之地》和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小说《使女的故事》当中,我试图体会战争和极权如何逐渐侵蚀人性,而人又是如何在全然不可预知的历史进程中探索、琢磨和挣扎,因着微小的希望去尽力保全人之为人的一丁点意义。

4,未来一段时间,你会看什么书呢?为什么会读这些书?

西川《唐诗的读法》和阿乙《阳光猛烈,万物潜行》,都是为工作而读,通过作品来了解诗人与作家。

《唐诗的读法》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纳博科夫短篇小说全集》,随便翻翻,我就被这位蝴蝶爱好者的敏锐和沉稳迷住,所以决定继续读下去。阅读阿瑟·克莱曼《疾痛的故事》,则是对医学人类学和这位人类学家的兴趣使然。■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