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书评

进入犹太神秘主义的钥匙

黄丁,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生

毋庸赘言,以犹太教为核心的希伯来文明在人类文明史上占有极为突出的地位,在当今世界依然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然而,自第二圣殿被毁后,犹太人便在世界各地流浪,并不断遭到来自异质文明的挑战、迫害,乃至于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如此,在漫长的流浪时期,犹太神秘主义在流散地犹太人中扮演着何种角色?犹太神秘主义究竟为犹太教信仰建构提供了何种资源?犹太神秘主义与正统犹太教到底处于何种关系?历史处境与犹太神秘主义的发展又是何种关系?犹太神秘主义究竟如何影响犹太人的历史实践?这些问题始终是国内外学界关心的核心问题。刘精忠教授撰著的《犹太神秘主义概论》一书,即是国内学界对上述问题的一次较为系统的回应。全书包括两部分,即“犹太神秘主义概论”和“附录”,后者由犹太神秘主义的三篇重要文献、喀巴拉生命树和喀巴拉术语等构成。该书于2016年5月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就学术背景而言,刘精忠教授浸淫犹太教以及宗教神秘主义研究二十余年,先后翻译、出版相关研究近百万字。在此基础上,《犹太神秘主义概论》从文献学、历史学、宗教哲学和神智学等角度考察犹太神秘主义。与过往研究不同的是,虽然此作形式上遵守严格的学术规范和论证逻辑,但是作者却是以一种“此在”对灵性诉求的意义上来考察犹太神秘主义。为了说明这一视角是契合进入犹太神秘主义的径路,作者专门用一章“绪论”来论述何为神秘主义——它是以个体性的宗教灵性体验为基础,对上帝的直接意识或切实感受——所以它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逻辑理性和认知方式。而且,作者在追问信仰的终极意义上指出只有基于这种内在信仰体验意义上的神秘主义才是一切宗教的核心与灵魂所在,作为一种社会历史现象的宗教只不过是“此在”对灵性诉求的外在表现。

《犹太神秘主义概论》系国内首部研究犹太神秘主义问题的学术专著,其在翔实资料的基础上,对绵延近两千年的犹太神秘主义进行了精细地“雕琢”,贡献了一些极具学术价值的洞见,具体包括如下四个方面:(1)犹太神秘主义对犹太教信仰建构的效用;(2)犹太神秘主义与正统犹太教的关系;(3)历史处境与犹太神秘主义发展的动态关系;(4)犹太神秘主义对犹太人历史实践的影响。在漫长的流散时期,虽然以《塔木德》为代表的犹太律法体系始终维系着犹太人的群体认同,但是本书指出,在更深层次的意义上,正是犹太神秘主义使律法神圣化,从而使得始终处于未救赎状态中的犹太人在严格践履犹太律法的同时,还能够保持被救赎的盼望,从而避免犹太群体被异质文明同化。惟其如此,方才有平哈斯拉比最真情的信仰告白,即“赞美并感谢上帝没有在《佐哈尔》出现之前创造了他,‘因为《佐哈尔》帮助我继续做一个犹太人’。”这正如著者在绪论部分所强调的——宗教之为宗教,究其根本则在于其内在信仰层面上的“神圣性”——而犹太神秘主义本身正是通过个体的灵性体验将律法神圣化,无疑这对犹太教的信仰建构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

与此同时,本书还指出犹太神秘主义并非如部分学者所称的始终居于犹太教的边缘,而是自其发展伊始,便始终与正统犹太教保持着一定的张力关系。纵观整个犹太神秘主义发展史,本书认为犹太神秘主义时而与正统犹太教处于紧张的敌对关系,如以雅各·弗兰克为代表的伪弥赛亚运动遭到当时正统犹太教的迫害;时而与正统犹太教融合,如中世纪阿什肯那兹“虔诚者”运动的代表卡罗尼姆斯家族等。有鉴于此,本书认为犹太神秘主义不仅不能被视作正统犹太教的补充,还应当将犹太神秘主义与正统犹太教视作互为表里又相互依存的内外两个部分。本书进一步指出,在终极意义上,无论是犹太神秘主义,还是正统犹太教,均为“神圣”之流在“此在”世界一次不小心的折射。

自第二圣殿被毁后,犹太人开始在全世界流浪,并不时遭到流散地政权的迫害。本书认为,这些具体的历史环境之变化,均能从“喀巴拉神秘体验中人——神之间的关系定位上反映出来”。如此,方才造就了历史上风格迥异的历次犹太神秘主义运动。换言之,在历次犹太神秘主义运动的背后,均有着深刻的历史动因。《犹太神秘概论》认为,在默卡巴神秘主义的背后实则一群渴望重新主导圣殿的失去权力的信徒,虔诚者运动对神之“依恋”则源于由基督徒之迫害所致的逃避现世生活的喀巴拉诠释。《光明之书》和《光辉之书》的出现,则起因于西班牙大驱逐所导致的犹太人严重的生存危机。及至现代,哈巴德运动的出现则源于大屠杀和现代性危机。最后,著者借用索伦之言总结道:“故事还没有结束,还没有成为历史,它秘密的生命力明天会在你或我身上爆发出来。”

至于犹太神秘主义与犹太人具体的历史实践之间的关系,本书沿袭索伦教授有关“起初犹太弥撒亚信仰与犹太神秘主义并无直接的内在关系”的论述,认为在萨斐德神秘主义运动之前,犹太神秘主义始终未突破“三条禁令”。直至卢里亚喀巴拉运动时,方才实现从个体的内在的灵性救赎向群体的社会历史性救赎的转变。本书认为,无论是卢里亚喀巴拉所强调的通过全体犹太人的虔诚忏悔以达到“容器”修复的目的,还是萨巴泰信徒通过“背教”的方式实现犹太人之整体性救赎,抑或是当代哈巴德运动的领袖号召信徒通过“立刻忏悔”的方式加速“即刻救赎”的降临,无不表明犹太神秘主义与犹太弥赛亚主义的结合。然而,问题的症结亦恰恰在此,由于历史环境的限制,一旦历史性救赎遭遇挫折,那么不仅犹太教内部会出现分裂,而且会使得亟待渴求被拯救的犹太人陷入长久的失落之中。

从上述对《犹太神秘主义概论》的评述中不难发现,尽管犹太神秘主义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呈现出诸多形态,但作者依然能从中窥探出它们所具有的丰富的神秘体验背后所隐含的灵性追求。若不能抓住这一点的话很容易把此书仅看成一种对犹太神秘主义的历史性考查。另外,此书的附录于国内学界而言亦贡献不小:第一、著者在修订部分译名的基础上,统一了喀巴拉术语的译名;第二、为国内学界进一步的犹太神秘主义研究提供了部分资料目录和原始文献。由于国内有关神秘主义的研究尚处起步阶段,《犹太神秘主义概论》一书的出版必将为国内学界打开一扇了解犹太教神秘主义之窗,并为犹太神秘主义做更进一步的具体研究和其他宗教的神秘主义研究提供坚实的基础。相信在不远的将来,国内学界的犹太神秘主义研究必将在刘精忠教授撰著的《犹太神秘主义概论》的基础上,取得更多更好的成果。■

(此文曾刊登在《世界宗教研究》2017年第2期,作者授权转发)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