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答问

《四季书评》读书访问:谷雨

谷雨, 商务印书馆上海分馆编辑

1. 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因为工作关系,最近一直在读郑克鲁的文集,从郑老的著作,到他的译作。文集卷帙浩繁,著作卷:《法国文学史》《法国诗歌史》《现代法国小说史》《法国经典文学研究》《普鲁斯特研究》,共5种8卷本;译作卷:《欧仁妮•葛朗台》《高老头》《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九三年》《笑面人》《红与黑》《基督山恩仇记》《茶花女》《局外人》《魔沼》《名人传》《八十天环游地球》《海底两万里》《神秘岛》《小王子》《青鸟》《巴尔扎克中短篇小说选》《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选》《法国名家短篇小说选》《法国名家散文选》《法国诗选》《蒂博一家》《第二性》,计25种、38卷。

郑克鲁在其60年的学术研究及翻译生涯中,完成了1700万字的文学翻译,近2000万字的著作和编著。本次文集的整理,只收录了郑老的个人专著及个人译著,合著、合译以及合编、编写的教材不在本文集整理收录之内。

郑克鲁1939年生于澳门,其祖父是晚清启蒙思想家、曾写过《盛世危言》的郑观应。郑克鲁中学时就酷爱文学,尤其对俄罗斯和法国小说情有独钟。大学时攻读法语专业,后师从李健吾。从此与法国文学结下不解之缘。在法国文学研究和法国文学名著的译介方面,国内尚无人可与其比肩,无出其右。为了表彰他在法国文学和法国文化的传播与介绍方面的突出贡献,1987年法国文化部为郑克鲁颁发了“文化教育一级勋章”。2012年,因其出色翻译法国著名思想家、文学家西蒙·波伏瓦的代表作《第二性》,郑克鲁获“傅雷翻译出版奖”。

喜爱法国文学的人,都对郑译本《蒂博一家》《悲惨世界》《巴黎圣母院》《茶花女》《基督山恩仇记》等文学名著耳熟能详,但若只把郑克鲁定位于翻译家,有失全面。在法国文学翻译家光环的背后,还有他在理论研究方面同样出众的成绩,《法国文学史》《法国诗歌史》等著作在法国文学研究领域也有很大影响。毫不夸张地说,在其后来的学术研究和翻译生涯中,他凭一己之力,把“半个法兰西文学搬到了中国”。

法国文学领域,著名作家及传世经典名著颇丰,国内译本繁多。国内研究法国文学的著述亦各家分呈。本套文集收录著作涉猎的法国文学研究领域广而深,译本风格也与众不同。本次整理的“郑克鲁文集”令我惊艳的地方有几点:
第一,郑克鲁教授在翻译作品的实践中,践行了他的“理论先行”的翻译理念。他的研究领域涵盖法国文学史、法国诗歌史、小说史及专门史,研究领域广博,研究课题深入,研究成果丰硕,在国内的法国文学研究领域,至今无人可与之比肩。借助精深且广博的研究成果和学术心得,以及熟练的法语功底,他的翻译作品文采飞扬,用词考究,行文优美典雅,风格独树一帜,是“信、达、雅”翻译理念的实践印证。

第二,他以给译文加注的形式,补充作家及作品涉及的背景知识,有助于读者深入理解文本。这些注释信息,来自于郑克鲁教授多年对法国文学研究的积累,我们可以从他的《法国文学史》《法国诗歌史》《现代法国小说史》《法国经典文学研究》等著作中,寻觅到这些注释信息的本源。本套丛书在整理过程中,力图将小说的注释信息,与以上著作的研究信息相对照、统一,可互参阅读,不用再去另外搜集,省时省力,而且权威性强。

第三,更为重要的,丛书在编辑整理过程中,尽量将文学史、小说史、诗歌史,以及专题著作中提及的作家、作品以及作品中人物名字等等信息核对整理,与丛书收录的小说翻译文本内容相对应。读者在查阅资料时,不会因作者名、书名及人物名翻译不同而无从查起。为读者的阅读和资料查询扫清障碍,同时保持了本套丛书著作卷与译作卷的“互参性”。

第四, 本套丛书收录的译作,正文前均加有郑克鲁教授的“译序”。郑克鲁教授惯于搜集法文资料,法国人对作品的评价、研究,法国学者发现了哪些我们不知道的信息,把这些资料收入译本序言里,让读者全面了解作品创作背景。

第五,透过 “著作卷”中的文论专著,我们可以通览浩瀚的法国文学知识,而且对丛书“译作卷”中收录的小说、诗歌等翻译文本,起到了补充信息、引领导读的作用。可以说,“著作卷”中的文论作品,就是理解和进入文学翻译作品的“导航仪”和“资料库”。
法国文学领域,文豪辈出,经典频现。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中有10余位都是法国作家。而且获奖第一人普吕多姆,就是19世纪法国著名的诗人。 国内的读者想了解普吕多姆和他的作品,可在丛书中的《法国诗选》中找到。有些人也许对阅读和理解诗歌有畏难心理,尤其是外国诗歌译成中文,感觉理解上又隔了一层。如果能有作者的个人背景知识介绍,以及对诗歌的剖析,对理解和接受诗歌文本也许会有助益。但是自己搜集资料未免烦难。那么,就可以参阅丛书《法国文学史》和《法国诗歌史》,需要的所有作者信息和背景知识,以及对诗歌内容、写作手法等等的分析,都能寻觅到。稍后再回到《法国诗选》中阅读原文本,会对诗歌和作者有全新的理解和审美体验。

郑克鲁教授翻译诗歌,有自己的理论研究作为指导,翻译风格清新质朴,同时严格遵守当时法国诗人创作的“格律”,遣词造句兼顾了中国读者的诗歌阅读理解习惯,可谓“翻译再创作”的典范。读过诗歌文本后,想要了解具体的法国诗歌的创作规律、特点,可以回参查阅《法国诗歌史》《法国文学史》中的相应内容,对诗歌文本将有更深的体会。

作家王安忆2018年3月写了一篇文章:《解读<悲惨世界>》,就提到:“作为名著,《悲惨世界》是那样复杂,但情节又异常简单,……在我阅读的世界里有两座大山,一座是《悲惨世界》,一座是《战争与和平》,我一直很想去攀登。”她提到的《悲惨世界》已收入本套丛书,是法国作家雨果著名的长篇小说,享誉中外。很多读者面对经典的“大部头”小说,恐怕跟王安忆有同感,想读却怕读。但只要先去翻翻《法国文学史》和《法国经典文学研究》中,郑克鲁教授对雨果的生平、他所处的时代背景、雨果的创作经历和作品介绍,以及对雨果主要作品尤其是《悲惨世界》的情节分析和人物剖析,然后再回转到小说文本,就会很轻松地跟随郑克鲁教授,一同进入雨果的《悲惨世界》。有了《法国文学史》给予的知识铺垫,会很容易理解主人公让•瓦尔让那波澜起伏一生,以及脱胎换骨的蜕变,能深入领略大革命时期的法国社会全景和人民生活的疾苦。同时可以在小说中寻觅到滑铁卢战役的详尽描写,甚至可以找到雨果对当时的巴黎城建下水道系统规划的描摹(在让•瓦尔让背着昏迷的马里于斯从巴黎下水道中逃离一节中可见)。如此有趣的阅读体验是前所未有的。

本套丛书整理出版之时,适逢郑克鲁先生80寿辰,我们谨以此丛书的整理出版向郑老致敬。

2. 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失望或糟糕的?为什么?

没有什么书让我觉得失望。因为大部分读书是因为工作,或者工作需要, 都是与工作相关,或者与兴趣相关的书,很少根据推荐去买书,也不会在不了解书的具体内容和作者的前提下去买书。所以基本不太会有读到令我失望的书。

3. 你现在手头在读什么书?阅读的原因?

因为工作的关系,最近正在审读《重新思考凯恩斯革命》(Rethinking the Keynesian Revolution,Tyler Beck Goodspeed)。

作者泰勒•B.古德斯皮德 (Tyler Beck Goodspeed)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我的朋友李井奎担任该书的中文翻译工作。井奎曾参与过《米塞斯大传》的翻译工作,并译过多部经典。故本书原作者的语言虽然稍显拗口,引经据典妙语连珠,井奎依旧可以在翻译中自如处理,所以读下来,中文版在保留了原作者的诙谐语言风格的基础上,理解无障碍。

发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在西方经济思想史中,在20世纪30年代的英国,哈耶克与凯恩斯曾就货币、商业周期和资本理论曾经进行过一场举世瞩目的“经济思想大交锋”。在这场充满硝烟的交锋中,双方用语的辛辣、批评的深入都不免使人产生这样一种印象:在经济理论上,哈耶克与凯恩斯乃是一对冤家,他们秉持的经济理论和政策取向水火不容,其背后的经济思想背景乃是来自奥地利经济学派与剑桥的英国经济学派之间的深刻分歧。对于这场争论,正如本书所引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翰·希克斯的那段著名的话:“如果要撰写20世纪30年代最完美的经济分析史的话,那场大戏(那可真是一场大戏)中的一个要角,非哈耶克教授莫属。”虽然哈耶克的货币、商业周期和资本理论现在已经不大为经济学专业的学生所知,但是,“曾经有一段时期,哈耶克的新理论是凯恩斯的新理论的主要对手。到底谁才是对的,凯恩斯还是哈耶克?”

传统的叙述往往一边是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另一边是弗里德里希•冯•哈耶克,并把两人的理论体系相互对立起来。这种截然的“二分法”,从很多方面审视都是极为肤浅的。古德斯皮德在他的这本书中认为,凯恩斯和哈耶克均是在瑞典经济学家克努特•维克塞尔的传统之下各自发展其中的若干方面,共同的思想谱系使得他们作为“对手”的表面假象不攻自破,两人之间在理论上的相似性是极显明的。

从经济思想史的角度来看,这种理论对手的形象很可能与思想史的内在源流和逻辑变迁不相符合。这种形象上的对立反映出来的是,一直以来,对凯恩斯与哈耶克关于货币、商业周期和资本理论的误读程度有多深。自1968年莱荣霍夫德出版了《论凯恩斯的经济学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 后,对于发生在凯恩斯与哈耶克之间这场著名争论,经济思想史学界有了更为深远的认知。正是莱荣霍夫德所揭示的“维克塞尔联系” ,把两位伟大的经济学家联合了起来,从库恩的科学范式意义上言之,他们之间在这个领域上的相似之处,甚至比他们本人所认识到的还要多。事实上,如果把凯恩斯与哈耶克的这场争论放置在更为宏阔的经济思想史背景下考量,向前回溯到维克塞尔的货币与资本学说,向后推展到更为繁复芜杂、而且辛辣刻薄的剑桥资本之争,聚焦在这场大争引发的二者对货币、资本和动态经济学的理论发展,我们会发现,凯恩斯与哈耶克均沿着维克塞尔分析的理路,把货币经济中实际变量的调整过程,以及利率在这一过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视为宏观经济学的根本挑战。

本书综合近五十年经济思想史在这个领域的认识之深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至少在维克塞尔的分析传统之下,凯恩斯与哈耶克远不是彼此对立的敌手,而是并肩作战的同袍。

《重新思考凯恩斯革命》从思想史的视角出发,厘清了这一经济学说史上的著名争论,廓清迷雾,还原理论和历史的真相。对于理解经济周期理论,理解货币经济学的发展与演进,都有极大的帮助。 本书是近年来有关凯恩斯和哈耶克之争的一部较好的学术专著,有很高的学术品味以及学术价值。

另外一个小感受就是,本书部分的精力,围绕着“术语”的准确使用,以及每个参与论战的人在使用该术语时的内涵和外延方面,不停地在“纠结”与“澄清”,参与论战的几个人,对同一经济学概念的“语言”表述并不一样,导致了论战首先在“语言”层面就开始了“纠结”,给本就纷繁复杂、扑朔迷离的论战又增添了一层理解障碍。这又令我想到读到《维特根斯坦传》,以及韦森老师的《语言与制序》,谈到“语言”这一问题时给我的启示。在这里就不扯得太远了。

4 未来一段时间,你会看什么书呢?为什么会读这些书?

也是因为工作关系,未来一段时间,将会读:
(1)《货币、利息与价格》(Money,Interest and Prices,Don Patinkin )
作者帕廷金是当代西方著名经济学家,早年曾作为美籍犹太人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和伊利诺斯大学任教。现为希伯莱大学埃利泽•卡普兰经济和社会科学学院教授,并担任以色列摩里斯•福克经济研究所所长。1956年发表了其著名的代表作《货币、利息与价格》(Money,Interest and Prices)。他根据凯恩斯的收入支出理论 ,采用宏观分析的方法 ,以表示财富存量对消费支出影响的实际余额效应(Real Balance Effect)为核心,对货币在所谓静态与动态一般均衡中的作用问题 ,进行了系统的分析;通过融合传统的货币理论与价值理论、凯恩斯效应和皮古效应,建立了一个所谓反映“货币经济”的宏观动态一般均衡学说。帕廷金的这一理论,在西方经济学界具有重要的影响,被认为是一般均衡理论在这一 发展方向的一个顶点。 帕廷金的一般均衡理论在西方经济学界具有重要的影响。

在六十年代前后,围绕着帕廷金的一般均衡学说,西方经济学界曾展开过著名的“帕廷金论战” (Patinkin Controversy),争论新古典的两分法是否具有内在的矛盾和帕廷金关于货币中性分析的条件问题。以阿契贝尔德(G.C.Archibald)和李普赛(R.G.Lipsey)等人为代表的一些西方经济学家认为在不使用瓦尔拉斯定律的情况下,新古典的静态模型是相容的。而以哈恩(F.H.Hahn)和鲍莫尔(W.J.Baumol)等人为代表的另一些西方经济学者则提出了相反的看法。此外,葛莱(J.G.Gurley)和肖(E.S.Shaw)等人根据内生货币(inside money)与外生货币(outside money)的划分,认为帕廷金关于货币中性的分析实际上是局限于仅存在外在货币的经济体系中的。但尽管对帕廷金一般均衡学说存在着上述批评,西方经济学家大都认为,帕廷金的一般均衡学说“对货币理论做出了重大贡献”。温特罗勃甚至提出,五十年代宏观一般均衡理论的研究是“在帕廷金的《货币、利息与价格》中达到了顶点。”因此,从西方一般均衡理论和货币理论发展的角度看,从新古典经济学解释绝对价格水平确定的货币理论与微观静态一般均衡价值论的两分法,到凯恩斯图说明货币对收入、产量、就业和利率影响的小于充分就业均衡的比较静态的宏观分析,又进一步发展为以实际余额效应为核心的宏观动态一般均衡理论。帕廷金的一般均衡学说在资产阶级经济理论的发展中,确实占有重要的地位。

(2)《货币国定论》(The State Theory of Money,Georg Friedrich Knapp)
作者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克纳普(Georg Friedrich Knapp,1842~1926),德国著名经济学家,德国新历史学派杰出代表,德国“讲坛社会主义”主要成员。1842年生于吉森,先后在慕尼黑、柏林和格廷根求学,最初成为了一名统计学家。 1867 年当任莱比锡市统计局局长,在人口死亡率的测量等统计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1869年任莱比锡大学经济学客座教授,1874 年任斯特拉斯堡大学教授,从事有关普鲁士农业工人农业史等方面的历史主义经济学的研究。1895 年转向货币理论研究,出版了《货币国定论》一书,在国际上赢得了广泛声誉。 熊彼特在为克纳普所撰写的讣告中对他给予了高度评价,盛赞 “克纳普作为一位经济生活的历史学家,以及作为一位 ‘制度’ 面向的经济学家,的确是 伟大的”,并且认为“他具有不可比拟的、较高的和较罕有的才能,他关于事物的本质具有 清晰的卓见,能够穿透表层洞察事物的内部。他认识到历史的过程和问题,对于它们的掌 握比大多数人对于其周围事物的掌握要更为牢固”。

《货币国定论》 是货币理论领域的经典之作。1905年在德国首次出版,之后于 1918年、1921年、1923 年先后出版了第二、三、四版。1924 年,其第四版在皇家经济学会的赞助下被译成英文(节译本)(Knapp,1924)在英国出版。1973年和 2003年,该英译版由两家出版社先后予以重印,而最新的版本则是 2013年 Martino Fine Books出版社所发行的英文影印版。
这本开创性的著作与传统的古典和新古典货币理论针锋相对。传统理论认为,货币是由一种商品(通常为黄金、白银)构成(或担保),如此一来,该商品的交换价值或购买力便决定了货币的交换价值或购买力,这是合乎逻辑的必然结果。与之截然不同,该书却认为,货币是与其材质价值无关的国家的产物,因而对“纸币”的存在成功地做出了理论上的解释。本书探讨了货币的一些基本概念,厘清了货币与支付、 金属之间的关系;阐述了一国之内的货币问题;讨论了国家之间的货币关系; 最后回顾和评述了英国、法国、德国和奥地利的货币变迁史。其中,仅有前三章被翻译成英文出版。 该书创立了货币理论的国家主义(Chartalist)学派,自 1905 年一出版,便在学术界和政界引起了轰动,在德国取得了巨大成功,支持者和反对者均对其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当时货币制度正处于大变革时代,各国纷纷讨论其货币体系的最优金属本位安排,而该书却提议我们并不需要金属本位。尽管有关纸币意向性的思想在那之前便已提出,但是却从未能够像此书那样获得学术关注和重视。许多门人聚集在他的周围,推崇者和反对者对于这一显著的成功均给予了同等的贡献(——熊彼特评语)。

鉴于其思想的独特性和影响力,该著作在近些年来特别是在 2008 年这场危机之后被“重新发现”。许多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发现,主流的基于交易的商品货币本质观缺乏历史依据,相比之下,该著作从债务角度出发寻求货币的本质的思路却更加契合历史事实和人类记录。

(3)熊彼特的《商业周期》,或译为《经济周期》(Business Cycles: a Theoretical, Historical and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the Capitalist Process)
本书由著名经济学家梁小民老师担纲翻译工作。熊彼特的《经济发展理论》1911年发表德文版,1912年英文版问世;这本书是熊彼特的成名作。《经济发展理论》第二版,1926年。有做大幅修改,加上了副标题:“企业者的利润、资本、信贷、利息及景气循环”;《商业周期》1939年出版,被认为是与凯恩斯《通论》同等分量的研究经济周期的巨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1942年出版,此书产生巨大影响;《经济分析史》1954年出版。熊彼特去世后由遗孀整理发表,至今仍是最经典的经济思想史著作。

针对1929~1933年的美国经济大萧条,熊彼特与凯恩斯差不多同时开始展开研究,但直到1939年才完成出版厚达1000余页的《商业周期》。熊彼特在此书中提出了融合理论、统计、历史三种不同研究方法的新方法论,并将其运用于美国经济周期的分析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熊彼特认为,经济周期从长度而言,应该分为短期、中期和长期,这三种不同时间长度周期背后的作用机制也不一样。过去的研究,包括以凯恩斯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学研究,主要集中在短期和中期研究,对长经济周期的关注不够。而熊彼特在早年的《经济发展理论》等书中提出了“创造性破坏”等概念,已为分析长经济周期做好准备。 新古典经济理论适合分析短周期,而统计实证适合分析中等长度的周期,只有横跨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历史研究才适合分析长经济周期。因此熊彼特在《商业周期》的三部分里,分别使用不同的工具,从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角度,系统性地分析了经济周期的过程,并对美国经济大萧条提出了完整的解释。

很遗憾的是,当这本书问世的时候(1939年出版),恰巧赶上凯恩斯的《通论》(1936年出版)在学界大行其道,当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凯恩斯的光芒所吸引,故而熊彼特的这本书在当时便沉寂了下来。现在我们返回来再审视这本鸿篇巨制,会引发我们都对经济周期更深的思考吧。◼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