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书评

中国梦的梦醒时刻 :芥川龙之介的启示

“文化认同”是一个大课题,对此,我没有深入的研究,但想谈谈我自己的一点粗浅的想法。我想问的两个问题是∶其一,当我们谈论“文化认同”的时候,到底想谈论甚么?其二,我们的文化有甚么新的文明特质,标举甚么样的价值观,足以成为全世界公认的准则?

文化认同不是甚么新鲜的话题,我之所以愿意在此老调重弹,跟最近的一些触动有关系。早前,我刚参加了一个文化论坛,一位学者的讲话给了我一些震动,他说我们国家现在的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位,但文化的实力与经济的发展极不相称,文化创意产业的输出在全球范围所占的份额更是少得可怜,所以他十分关心怎样通过提升文化的软实力,将中国的模式、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和优越性向全世界展示。

我理解这位学者的心情,但我对他的说法大感讶异。我想,输出中国的模式、社会价值观,就是我们提升文化软实力的目的吗?

这就是我在谈文化认同时,想指出的一个问题,文化的认同到底意味着甚么?我们谈的是文化认同,还是国家认同、制度认同、意识型态认同?照我的理解,那位学者其实是简单地把文化的认同,当成了国家认同、制度认同、意识型态认同。

在我看来,文化的认同更关键的是信仰的认同、核心价值的认同。但是,我知道很多人不是这样想的,他们简单地将文化认同跟国家认同划上了等号,以文化认同的名义代替价值的认同,一厢情愿地以为文化的同根同源同种,就可以消弭差异,形成一个文化共同体。联想到香港这些年来出现的一些社会现象,如陆港矛盾、国教风波等等,问题的关键正在于有些人简单地理解文化认同,试图以单一化的国族认同来归顺人心,看不到文化的差异,更看不到价值观的差异,以至于令一些原本不应该成为事端的问题演变成社会的风波。

所以,我认为我们在谈论文化认同的时候,首先要搞清楚这个认同的实质是甚么,我们认同的是甚么价值观念,是甚么信仰,我们的核心价值是甚么,是否具有普世的价值?

说起文化认同,自然离不开中华文化这个话题。可以说,每一个作为炎黄子孙的华人都天然的有一颗“中国心”,都会有传统中华文化的向心力,这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台湾、香港、澳门,乃至海外华人华侨,都是一样的,毋庸质疑。但是,这种文化的认同却不等于国族的认同与制度的认同,也代替不了核心价值的认同。我们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更多的是对传统的价值观与优秀文化精神的认同。这是一种以儒家思想为主流,以“仁”、“义”、“礼”、“智”、“信”为核心价值的文化认同,对整个东亚地区都有深远的影响,也得到全世界的广泛认同。

我们今天再来讲文化认同的时候,虽然都还高扬着这面旗帜,但人们不免会问,中华文化有甚么新的内涵和特质?当下的社会为中华文化增加了甚么新的文明指标,让她具有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磁力?

这里,我想从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说起,这位“鬼才”作家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曾作为记者到中国采访游览。像许多对中国有着一种文化乡愁的日本文人一样,芥川对中国也怀着美好的想像,以为这是一个到处是李白杜甫的国度,但是当他在中国游历了几个月后,对这个国度却有了不同的看法,他的《中国游记》记录了其所见所闻的丑陋现状,充分流露了他的失望与复杂心情,在他眼里,黄包车夫肮脏、狡猾、古怪,小商小贩猥琐、怯懦、冷酷、贪婪,他为这个“老大国”的腐朽衰落伤感,他直言∶“在目睹了这种国民的堕落之后,如果还对中国抱有喜爱之情的话,那要么是一个颓废的感官主义者,要么便是一个浅薄的中国趣味的崇尚者”。芥川看到的中国,与他从古典文学中认识到的中国大相迳庭,以至有这样的感受。虽然这只是一家之言,不足为训,但也足以引起我们的反思与追问,我们今天谈论文化认同的时候,到底认同的是传统的中国文化,还是有时代精神的、浴火重生的中国文化?这一百年来,我们的文化有哪些新的文明花果,有哪些新的价值理念,成为人们的精神支柱,成为民族的信仰?

在此,我还要再举一个例子,说说一个华人作家对中国的态度。高行健,一个有法国国籍的华人作家,尽管有些人不认同他的中国身份,在我眼里,他始终是中国人。最近他在新加坡演讲谈起“遥远的中国”时,淡淡地说∶“我离开中国26年,没回去过,中国现在发生很多变化,但我不了解,我的关心也不在中国,因为我的生活就在欧洲。”从他的神情与语气,都看不出一丝的眷恋。不过,他在回忆文革的经历时,还是说了几句话∶“文化革命中烧书、查禁,许多的知识分子受到迫害,更不要说像我这种自由写作的。我只能偷偷地写,烧也在偷偷地烧。这种恐怖在《一个人的圣经》里已经涉及到……已经做了相当充分的了结”。他虽然直言对中国不关心,不愿再碰文革课题,但还是提出一个期望,希望更多作者书写历史,作为时代的见证与反思。他说∶“我想这个时代对这种恐怖,人们写得还不够,应该把这种历史的经验让后人知道,不能让它再重新发生。”

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作家,能够说他不认同中国文化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他的冷淡或者说冷漠,从另一个角度给出了一个反证,那就是我们的文化需要有反思,有新的价值理念,才能得到大家的认同。

现在,大家都在谈“中国梦”,那就让我来说一个自己卑微的“中国梦”吧,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民无论在哪里都表现得温文儒雅、不卑不亢,讲规矩守秩序,有高度的文明素养,又有正直道义的精神,无论走到哪里都让人由衷地称赞∶这是中国人。

我想看到的文化认同,就是这样的认同。能做到这一点,自然天下归心。■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