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书评

实事求是、且行且思的朝圣之旅:卡尔•巴特的神学生存和思想道路(之一)

尔·巴特(Karl Barth, 1886-1968)是二十世纪最为重要的基督教神学家之一。由于他在基督教神学思想史上的广泛且深远的影响,他不仅被誉为“二十世纪的教父”,甚至还被同时代天主教教宗庇护十二世盛赞为“托马斯·阿奎那以来最重要的基督教神学家”。在我看来,巴特的一生是神学生存和思想创作的一生,其中产生的具体作品是实事求是的、且思且行朝圣路上的一个个坐标。这些坐标所标示的,既有林中的死路,也有崎岖的弯路,更有光明显现的林中空地。这一思想道路虽有不同的坐标,而且有不同的思想方案和进路,但可以看作是围绕着同一思想实事的同一条思想道路。如同海德格尔的哲学思想旨趣可以看作是试图回到哲学的实事,即追问和指向“此在”与“存在”之间源初共在、彼此互动的整体关系,巴特的神学思想旨趣则可以看作试图回到神学的实事,即见证和指向圣经所见证的、上帝在耶稣基督里的启示。这样的见证和指向是贯穿巴特一生的神学思想任务。

1962年,巴特造访美国,在普林斯顿神学院、芝加哥大学、弗吉尼亚协和神学院和旧金山神学院等多间大学和神学院巡回演讲。有一次,在芝加哥大学洛克菲勒大教堂的一次讲演结束后,一位学生问巴特可否用一句话总结他的全部神学。巴特随口唱出一句由美国女诗人Anna Bartlett Warner(1827-1915)创作的赞美诗《耶稣爱我》的歌词:“耶稣爱我,我知道,因为圣经这样告诉我”。这句歌词正是巴特神学生存和思想创作的集中体现。

从1962年往回追溯至1924年。巴特时年38岁,正在哥廷根大学担任神学教授。他在为即将出版的第一本论文集《圣道与神学》撰写自序时,以远足者为比喻来描绘他迄今为止的神学道路。在他看来,远足时,风景虽时有变化,但远足者始终还是同一位。他提醒读者,不要因为“我之前的“的“片面”而否定这是”我的“,而是要将”整体“当作”整体“来阅读。在我看来,巴特在此所讲的“时有变化的风景”指的不仅是不同的语言风格、不同的概念使用,更是对上述同一神学实事的不同侧重、理解和诠释。进而言之,这样的讲法不仅适用于理解巴特直至1924年的神学思想发展,而且也适用于理解巴特一生的神学思想道路。由于时代背景和思想处境的不同,巴特神学的语言风格、主要概念与思想方案、对神学实事的侧重与强调时有变化。但是,巴特始终走的是同一条实事求是的思想道路,他始终是指向和见证同一神学实事的同一位思想者,犹如歌德名句所言:“亲爱的你们,我虽分裂,但始终是同一位”(Und so spalt’ ich mich, ihr Lieben, / Und bin ich immerfort der Eine)。

就此而言,我认为,对巴特神学的理解,研究者不能仅停留于对其某一时期或某一部具体神学作品的关注与执着,而应将其所有神学作品当作同一条思想道路的整体加以对待和理解。不同神学作品之间具体内容的冲突也不应理解为不同思想、甚至不同思想实事之间的冲突,而应理解为对同一思想实事的不同理解进路和模式之间的冲突。这一点殊为重要,但却被不少巴特诠释者所忽略。最近碰到的一个相关例子,发生在2018年6月中旬由美国普林斯顿神学院巴特研究中心举办的巴特国际年会。在一位同时也是英国牛津大学皇家讲席教授的巴特研究专家做完报告后,一位看样子是博士生的青年学者向报告人问道,他是不是误解了巴特,因为巴特在报告人提到的同一部作品中还有不少针锋相对的说法,与报告人所讲的正好相对立。报告人对此提问似乎甚为不满,对自己的做法,他大致辩护如下:巴特写得太多,想法时有改变,可能连巴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具体是什么想法,研究者只是在巴特所表述过的各种观点中各有所好、各取所需而已。在我看来,研究者在研究巴特时当然可以具有自己的立场和方法,对巴特采取这样或那样的态度和判断。但是,作为研究者也同样有责任,尽可能尊重作者和文本,尽可能对作者和文本做整体性和融贯性的理解。若是从巴特所试图见证和指向的神学实事出发,或许报告人和提问人之间在理解和解释巴特上的对立能够得到辩证性的和解与统一。

回到巴特的思想道路的整体性这一说法,我想强调的是:巴特走的是同一条思想道路,而在这同一条道路上,巴特神学呈现出不同的时代轨迹和不同的思想侧重。我倾向于认同云格尔的分期,也就是说,自1908年大学神学学习结束起,巴特的思想道路主要分为如下三个阶段:早期的自由主义神学时期(1904-1918,结束标志是《罗马书注释》第一版的写就)、中期的辩证神学时期(1919-1931,结束标志为自1932年开始的“基督论专注”)、晚期的教会教义学时期(1932-1968,主要标志是在1932年开始陆续出版的思想巨著《教会教义学》[Die Kirchliche Dogmatik, 1932-1967])。在这样的神学生存和思想道路中,1904-1908年,巴特在德国和瑞士两国多所大学求学。1909-1921年,巴特首先在日内瓦作过两年实习牧师,接着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Safenwil)作过十年乡村牧师。1921,巴特开始长达四十一年的神学教授生涯,先后任教于德国哥廷根大学、明斯特大学、波恩大学和瑞士巴塞尔大学,直至1962年荣休。

接下来,我将主要依据编年史的顺序,依次陈述和评论巴特神学生存和思想道路的三个主要时期和主要作品,并且在最后一部分提供一些关于巴特神学研究的基本解释思路和相关研究书目,以便读者对巴特其人其思想有个基本的简要了解。

在此之前,我简要介绍一下巴特在走上自身神学道路之前的出生背景和神学学习。在讨论一位思想家思想道路的缘起和发端时,我非常认同海德格尔在谈及自身思想的神学来源时的名言:“所由始终保持为所往”(Herkunft aber bleibt stets Zukunft)。因此,在以下介绍过程中,我会有意指出巴特神学思想道路从起初就开始具有的一些特点。

出生背景与神学学习:1886-1908年

1886年5月10日,巴特出生于瑞士北部德语区的小城巴塞尔。父亲约翰(Johann Friedrich Bart,或称Fritz Barth)是当地传道人学校的神学老师,持守圣经权威高于启蒙理性和宗派认信的信仰传统。母亲安娜(Anna Katharina Barth)则来自改革宗正统派,与巴塞尔当地的文化名人布克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作者)有亲戚关系。由于家庭和信仰传统的缘故,巴特自小喜爱诵唱方言赞美诗。他“第一堂的神学课”也正是来自这些赞美诗。

1889年,由于父亲变换工作的缘故,巴特随家迁居伯尔尼,并在那里度过青少年时代。1899年夏,巴特时年10岁。自小喜爱创作的他,此时已开始编撰《卡尔·巴特作品集》,并将之献给祖母。就此而言,巴特继承了德意志人喜爱整理个人作品、建立个人档案的传统,也为后世由此开始留下了很多宝贵的一手研究材料。有意思的是,如同很多思想家一样,巴特后来对自己的评价和判断,往往极具修辞性和过于夸张,并不一定符合研究者从这样的一手资料中所重构出的历史事实。

1901-1902年,即将成年的巴特参加牧师艾施巴赫尔(Robert Aeschbacher)主持的坚振礼课程,学习基督教的基本教理。这样的宗教课程对当时的很多青少年来说显得无聊和走过场,但对巴特来说,却是一次极为特殊和令他激动的人生经历。在艾施巴赫尔的指导下,巴特第一次学会:了解、认同、并且由内而外地理解基督教信经的信条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由此,他开始思考神学问题,关注社会议题,并且下定决定,要学习神学,成为一名神学家。当然,巴特之所以愿意成为一名神学家,他父亲沉默、严谨和博学的神学家榜样也是非常重要的决定性因素。

1904年10月17日,巴特在伯尔尼大学神学院开始神学学习。尽管他觉得各位教授的讲课甚为无聊枯燥,但他还是坚持上课认真听讲和做笔记。他主要学习了对圣经的历史-批判研究,并且开始阅读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这本书,特别是其中对善良意志的强调,是在巴特整个大学期间第一次真正让他有所触动的。康德可以说是对早年巴特影响最巨的哲学家,巴特曾在求学期间多次阅读康德的作品,而且也在早年布道中提及康德其人其作品。

1906-1907冬季学期,巴特本想去马堡大学师从当时的新康德主义神学大家赫尔曼(Wilhelm Herrmann)。这位执一时牛耳的伦理学家试图综合康德和青年施莱尔马赫的思想,在当时影响颇大,后来名噪一时的布尔特曼其实算得上是其思想的真正传承者,甚至还有人说,早年海德格尔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过他的影响。但是,因父亲的反对,巴特只好退而求其次,转学柏林。在柏林大学,巴特有幸师从多位著名神学家,主要学习系统神学、教会史和教义史。他特别受到教会史家哈纳克(Adolf von Harnack)的影响,并且因为能列入哈纳克门下,在当时还感到特别自豪。在多年以后(1936年),巴特向一位与哈纳克家甚为熟稔的女士回忆道,正是哈纳克把他引向了歌德,而不是耶稣基督。巴特在此的意思是说,哈纳克曾经把他引向了歌德所代表的人道主义,即启蒙以来推崇理想人格和英雄榜样的人道主义传统;而耶稣基督代表的则是对启蒙传统既批判、又扬弃的上帝的人道主义,即上帝是在耶稣基督里转向人、关注人、并且与人同在的上帝。上帝是人的上帝,而人是上帝的人,而耶稣基督则是上帝与人盟约关系的目的和根本。除了康德之外,歌德可以说是另一位对早年巴特影响甚巨的非基督教思想家。直至近日,我们依然可以在瑞士巴塞尔的巴特档案馆里找到巴特关于康德和歌德的私人藏书。就非基督教思想家而言,至少就巴特思想的早期阶段而言,这两位的作品应当属于巴特收集得最为齐全的、而且也是阅读得最为经常的。在发现歌德以后,巴特继续阅读康德(特别是《纯粹理性批判》),并且很可能在赫尔曼(《伦理学》)的影响下,已开始阅读施莱尔马赫(《论宗教》,奥托编辑版),从而生发出他长达一生的与施莱尔马赫的思想纠葛。正因为,云格尔(1982, 22)才会说:巴特是“施莱尔马赫以来最重要的新教神学家,他试图克服施莱尔马赫,却又经常涉及他”。

1908年4月,巴特终于得偿所愿,在图宾根大学逗留一学期后,转学他心目中的“锡安”:马堡大学。逗留马堡的三个学期,对巴特来说,是他五年大学生涯中最为美好的时光。他不仅师从心仪已久的神学大师赫尔曼,同时还受到新康德主义马堡学派学者科亨(Hermann Cohen)和纳托尔普(Paul Natorp)的影响。即使在巴特与自由主义神学决裂之后,赫尔曼对巴特神学依旧至少在如下两个方面有着深远的影响:首先,神学是一门独立的科学,有着自身严格的科学性;其次,对基督真理的确信不需要护教式的辩护,也不需要对具体教条的确信,因为它是以自身为根基的,即在具体的内在信仰经验中,信徒能够经历到耶稣基督。这样的基督中心论在形式上可以说是巴特神学后来发生的“基督论专注”的先声。我们甚至可以说,巴特神学从一开始就是基督中心论,只是在同一条思想道路的不同阶段对基督有着不同的理解。

早期的自由主义神学时期(至1919年)

1909年8月,巴特离开马堡。1909年9月16日,巴特开始在日内瓦的圣玛德林教堂作实习牧师,直至1911年6月25日。当时,他深深服膺于大学期间所受到的自由主义神学教育,一方面遵循施莱尔马赫的传统,强调要把基督教当作历史现象进行批判的研究,另一方面则是遵循康德-赫尔曼传统的教导,把基督教理解为主要是与道德相关的内在信仰经验。在1909年发表的早年思想的重要代表性论文《现代神学和上帝国的工作》(Moderne Theologie und Gottesreichsarbeit)中,巴特把第一方面的研究称为历史的相对主义,把第二方面的理解称为宗教个人主义。他在文中认为,这是现代神学或自由主义神学的两个基本特征,并且试图证明现代神学所培养出来的牧师完全有能力适合教会的实践,他们可以辅助信徒内在生命的成长,引导信徒战胜自我和世界,彼此同工,迎接上帝国的到来。

除了周间的属灵关怀和教理问答课程之外,投身于牧师工作的巴特十分看重周日的讲道。在十二年的专职牧师和之后四十一年的兼职牧师生涯中,他总共写下了670篇讲道辞,而且绝大部分是完整的草稿,仅有少数是大略的提纲。在作专职牧师时,巴特的工作习惯是,周五开始酝酿主日的讲道,周六开始灵修与写作,一般写有10页左右。在具体讲道时,巴特也不会完全拘泥于已拟好的讲稿。按照巴特在1968年的一次回忆,他的整个神学,对他来说,在根本上就是为了牧师的神学。讲道甚至被誉为他整个神学生存的中心。在我看来,讲道,也就是说,对神学实事的见证与指向,正是巴特作品和作为的出发点、意义和旨归所在。若想细致和深入研究巴特思想道路的生成与变化,就必须特别重视和研读他数量众多的讲道辞,因为它们正是这条道路上的一座座路标。关于巴特之后关于讲道的具体思考和基本想法,可参他在1933年出版的讲道研讨班的讲稿《讲道学》(Homiletik)。

巴特在日内瓦所站立的讲台,正是当年加尔文所站立过的,而且苏格兰宗教改革领袖诺克斯(John Knox)也曾多次在此讲过道。但是,对当时的很多听众来说,巴特的讲道过于自由主义,他甚至曾把歌德笔下的浮士德称为真正的新教徒,并且还反对加尔文对圣经权威的强调。巴特相关思想的集中体现,是他在1910年完成、在1912年才发表的另一篇早期代表作《基督教信仰和历史》(Der christliche Glaube und die Geschichte)。这篇论文可说是研究早期巴特的最重要论文,因为其中包含了当时巴特神学的几乎全部主要内涵:1)反对强调教义、把信仰当作信以为真的路德宗正统派;2)反对特洛尔奇对抽象的宗教先天性的主张;3)认为信仰的根据在于信仰者对耶稣之内在生命的体验;4)认为包括歌德在内的诸多教内外先贤是上帝启示的不同渠道,因为他们能够触动和引发具体信仰者的具体内在生命体验。此外,巴特在文中大量引用加尔文、施莱尔马赫和歌德,试图综合这些作者所代表的不同传统,即宗教改革的传统和现代的观念论-浪漫派的传统。与此相关的另一篇重要作品是《关于宗教哲学的观念和想法》(Ideen und Einfaelle zur Religionsphilosophie,1910)。

施莱尔马赫

1911年7月3日,巴特移居乡村Safenwil,开始长达十年的乡村牧师生涯,直至1921年10月9日。巴特服侍的信众主要是农民和工人。由此,他再一次在真实的生活中面对真实的社会议题,并且更加贴近和深切地感受到不同阶级之间的紧张和对立。巴特的神学兴趣让位于具体的生活,他亲身参与当地工会的组织和活动,积极支持工人与资本家的劳资斗争,因此被称为“红色牧师”。当时,社会主义思想席卷工业革命后的欧洲,几乎没有一位有良心、有信仰、有社会关怀的牧师不是宗教社会主义者。至少从这时开始,巴特独立的思想道路上始终存在着关注社会问题的社会主义成分。但正如巴特自己日后明确指出的,不同于另一位著名神学家蒂利希(Paul Tillich)对社会主义的原则性关注,他对社会主义的关注只是策略性的。关于巴特的宗教社会主义思想,1914年的《耶稣基督与社会运动》(Jesus Christus und die soziale Bewegung)是最基本的文献之一。巴特在其中宣称,“耶稣是社会运动,社会运动是耶稣在当下”。“一个人要想成为真正的人,就必须成为一位[社会主义运动的革命]同志”。

1914年6月1日是巴特思想道路一个极为重要的里程碑。正是从这一天开始,之前早就相识的图尔内森(Eduard Thurneysen)开始成为巴特最忠实的思想伙伴。在一开始时,在邻近同样担任乡村牧师的图尔内森扮演着知心大哥和属灵导师式的角色,他不仅参与巴特神学思想的发展,并且也是这一发展最为有力的激发者和推动者。他与巴特的通信是了解巴特神学(特别是早期)思想发展的最为可靠和翔实的基本材料。巴特全集版共出版有三卷(Karl Barth — Eduard Thurneysen Briefwechsel, 1913-1931, 1921-1930, 930-1935),前二卷尤为重要,可惜的是,负责编辑的图尔内森对原文时有删节)。

1914年8月1日,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巴特神学由此逐渐进入转折时期,这主要体现在他当时精彩纷呈的讲道辞中。1915年1月26日,巴特加入社会民主党。但是,与此同时,由于所推崇的神学导师和所参与的社会民主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失败表现,巴特渐渐远离自由主义神学和宗教社会主义运动,转而追求新的神学根基,为的是在紧迫而充满危机的时代处境中更好地宣讲上帝国的道。巴特不仅与自由主义神学发生决裂,而且也放弃将社会运动等同于上帝国的神学主张。但是,巴特并没有放弃对上帝国的希望。藉着“先知”布鲁姆哈特父子的影响,巴特对上帝国依然保有着实在论的、末世论的和来自彼岸的希望,反对人的(包括教会与宗教的)种种焦躁不安的义,主张对上帝之义的耐心等待,强调上帝之义的审判和自我实现,强调“耶稣是得胜者”。在这一过程中,巴特重新发现《圣经》,并且开始专注地研读圣经,从而发现了“《圣经》中的新世界”(Die neue Welt in der Bibel,1915):“上帝的话语在《圣经》之中”。关于这样的发现,巴特曾感叹道,“多希望我们能够更早地回到圣经!” 特别是在阅读保罗《罗马书》时,他甚至感觉到,自己之前好像从未读过这卷书一样。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在回到《圣经》之前,巴特试图重新开始研读求学时专研过的康德,却又旋即放下。

1916年,巴特开始撰写《罗马书注释》(第一版)。在巴特多次的自我怀疑和长期的艰难写作后,该书完成于1918年6月3日,于1918年圣诞节期间印成,并在1919年初正式发行。由此,一般就把此书看作是《罗马书注释》的1919年版。此书是巴特早期神学的巅峰之作。巴特试图“重估一切价值”,强调上帝国对现今世界的批判和突入、对现今世界一切反上帝行为的批判和突破、以及上帝国萌芽在现今世界中的重新植根和生长(此即巴特当时的有机论思想方式),从而期盼上帝对上帝国和现今世界之源初合一的恢复。

1919年9月,巴特当时还是一位籍籍无名的乡村牧师,去年出版的《罗马书注释》第一版还鲜有人知。22-25日,作为瑞士代表团的一员,巴特在德国图林根州塔姆巴赫小镇替补参加了欧洲宗教社会主义大会。通过《社会中的基督徒》(Der Christ in der Gesellschaft)这一命题报告,巴特一举成名,开始成为影响德语教会和神学的重要力量。在我看来,这篇报告是最有助于理解巴特神学思想道路和思想特色的论文。就思想的变化和转折而言,这篇论文一方面处于早期自由主义的巴特代表作《罗马书注释》第一版和中期辩证神学的巴特代表作《罗马书注释》第二版(1921年)之间,另一方面则蕴涵着教义学时期巴特神学所具有的基本的三一论框架(即上帝的创造、拯救、完全/和解)。

1920年4月17日,巴特在一次会议上发表题为《圣经的问题、洞见和远见》(Biblische Fragen, Einsichten und Ausblicke)的报告。他特别强调,上帝是完全的他者。正是从这篇报告开始,巴特当年的导师哈纳克注意到巴特与其伙伴所开启的辩证神学运动,并且在1923年与巴特展开公开论战。(待续)■

一键分享

About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副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求真学术与文化基金负责人。主要研究兴趣为:现代基督教神学(Karl Barth)、古希腊哲学(Aristotle)、德国古典哲学(Martin Heidegg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