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现场

香港书展第四天:李长声追寻村上春树的东京

文、图/刘泽溪(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学生)

“村上春树如果不进京,可能不会写小说”,7月20日,旅日作家李长声在香港书展解读东京这座城市如何成就了日本这位当代著名小说家。

李长声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日本文学》杂志当编辑,期间曾以专辑的形式介绍过村上春树,对于村上的写作经历和作品内涵有着独特的见解。

在讲座上,李长声剖析了村上春树作品中的“东京符号”及其隐喻,这位被戏称为“诺贝尔文学奖备胎”的作家与东京有着怎样的奇妙情缘?

成就村上春树的东京

出生于京都的村上,童年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文学熏陶。村上的父亲是一名日语教师,曾极力培养儿子对古典文学的兴趣,但村上却沉迷在西方文学中不能自拔,甚至一度影响到学业。不同于那些旷课打架的问题少年,村上的叛逆更多表现在小说创作上。

“不到15岁的村上,已经尝试将美国小说翻译成日文。可能是从那时起,村上的文风受到了美国文学的影响。”李长声介绍说。

在中国销量超过千万的《挪威的森林》,是村上困惑迷惘的写照。1968年4月,村上进入东京早稻田大学修读戏剧专业。那时,村上对读书毫无兴趣,学潮如火如荼、青年群体迷惘焦虑,村上一度质疑生活的意义,即便如此,村上也没有停止写作。

事实证明,那些打工走过的街景道路和爵士酒吧的消遣时光始终留存于村上的记忆中,并在日后的文学创作中转化为一个个鲜活的场景。

见证东京的村上小说

东京是对村上春树小说影响很大的城市,这里不仅是村上生存之地,还是小说中地理环境的素材,他的小说充满了东京掠影。

“村上春树的小说几乎可以作为一部东京旅行指南,甚至有读者沿着作品中的坐标地点追寻村上的脚步。”李长声说,从《挪威的森林》中渡边和直子漫步的小路,到《1Q84》中青豆享受的昂贵酒吧;从《国境以南,太阳以西》中主人公辗转的马路,到《天黑之后》中精致温馨的家庭餐厅,很多人沿着村上的笔墨,期待着和小说情节相遇。

在《挪威的森林》中,渡边所在的寄宿院、现实世界的和敬塾,至今仍保持着小说中的风格原貌。“静谧的古树、斑驳的旗杆,依然向读者诉说《挪威的森林》中渡边的青春。其实,那也是村上的青春。”喝的不省人事的村上,被人放在标语牌上抬回寄宿院,但是寄宿院墙外的坡路上,标语牌断开,陡峭石台留下了村上的鲜血。

“非常有意思的是,如果以东京作为线索,村上作品中的很多场景可以串联起来。”村上每逢生日都要去的地下餐厅,位于高岛屋。那里也成为绿子向渡边表明心迹的地方。在涩谷十字路口,《挪威的森林》中渡边曾数次路过,初君也曾不顾一切追逐貌似岛本的红衣女子……

平凡的街道、商铺、车站,哪怕只是一个平凡的地名,在被村上安排进一段曲折的故事情节后,便成为一个有感情的地方。许多小说迷会去追寻这些地点,寻找村上记忆。

村上小说的色情争议

有听众问李长声如何看待村上小说中的“性”,李长声说:“我历来视村上的作品为色情小说。早期,女性甚至不敢拿他的书在街头行走。很多人说他之所以拿不到诺贝尔奖就是因为他的作品过于色情。”很多被视为爱情文学的作品,但在李长声看来几乎是“色情小说”。村上笔下的女性满足了传统男性对性的渴望。“现在的中文、英文译本大多删减了小说中的色情场面,包括去年出版的《刺杀骑士团》。但是村上本人表示,这也是他小说的风格特色。”

“其实村上作品的内涵,如果仅靠中译本进行解读,是非常困难的。”中国内地的村上小说译本几乎都由林少华翻译。在翻译的过程中,译者紧扣文字逐字翻译,这就导致受极简主义文风影响的村上作品更加短小,村上用日语书写的深邃内涵,在逐字逐句的翻译过程中遭到消解。■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