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现场

香港书展第四天:犹太人与中国的四次交集

文/马子琪(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学生)

香港书展上,英国作家马克·奥尼尔(Mark O’Neill)分享了他的新书《异地吾乡:犹太人在中国》。马克出生在英国伦敦,毕业于牛津大学,先后在英国广播公司(BBC)、路透社、《南华早报》工作,离开媒体后,他专职写作,出版多部著作。

早期和平饭店(19世纪中期上海犹太人兴建)

马克之所以对中国情有独钟,和他的祖父有很大关系。马克的祖父是一名爱尔兰传教士,曾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到中国东北地区传教,在中国生活长达42年。在《异乡吾客:犹太人与中国》一书中,马克将犹太人在中国的故事划分为四个历史阶段。

唐宋时期的开封犹太人

犹太人进入中国,最早可追溯到唐朝,当时在西方社会眼中,中国是世界上经济最富庶、文化最先进的国家,最早一批犹太人为寻求商机来到中国。到了宋朝,开始有小批犹太人在开封定居下来,他们大多来自今天伊朗和伊拉克所在的地区。

第一批定居下来的犹太人受到宋朝官府的友好接待。犹太人在中国居住、就业、学习、贸易,享受与汉族人同样的权利和待遇。据史书记载,宋朝的犹太人遍及社会各阶层,既有达官显贵,也有富商小贩。

在融入中国社会的过程中,犹太人学习汉语、用汉人姓氏、与汉人通婚、穿汉人服饰,他们逐渐丢失掉犹太文化,淡化犹太人的身份。随着时间推移,开封犹太人后裔的外貌发生了巨大变化,经过数百年的变迁,当年犹太人的后代,已与汉人几无异样,在文化习俗上,也被汉族同化。

明朝爆发动乱,犹太社区受到波及,宗教书籍遗失,会堂被淹。再加上开封城自身的衰败,开封犹太社群不断萎缩,犹太人无力承担会堂修缮费用。至19世纪末,开封犹太会堂已完全荒废。随着明清两朝实行闭关锁国,彻底切断开封犹太人与海外世界的联系,开封犹太社群逐渐没落。

至今,在开封有据可查的有66户犹太人后裔,约200人。1980年以来,民族主义思潮在中国兴起,开封犹太人的民族认同感逐渐复苏。

20多岁的开封女孩抵达以色列,开始在耶路撒冷一所神学院学习希伯来语和犹太教义,为归宗犹太教做准备。5名年轻女孩是汉人,外观上与中国13亿同胞无异,但在她们在孩提时代就从父母口中得知自己的祖先是犹太人,一千多年前来到开封。经过女孩们三年多锲而不舍地恳求,以色列政府容许她们还乡认祖归宗。归宗的前提是必须先通过最高拉比院(Chief Rbbinate)认可的归宗程序,在学习犹太教义、希伯来语之后,必须通过拉比院的正式皈依考试,才算是官方认可的犹太人。

开封共有19位中国人完成“还乡”之旅(希伯来语“Aliyah”,即旅居外国的犹太人终返回以色列祖家)。

19世纪的上海、哈尔滨犹太人

19世纪中叶,来自欧洲的犹太人为追寻商机,随着西方列强进入中国,他们定居上海,他们通过进口鸦片和纺织品,出口茶叶、蚕丝和菜油获得大量财富,后涉足房地产、制造、金融、公共运输及零售各业。积聚大量财富之后,犹太人在中国各大通商口岸兴建犹太会堂、学校、公墓和社会机构,其中的一些建筑保留至今。

哈尔滨犹太中学

该时期的上海犹太人社群相对封闭,极少与当地中国人互动。他们从故乡请来拉比,带领他们的宗教生活,更具团结性、组织性。后因战乱,这批人移居到当时英属殖民地印度。

19世纪末20世纪初,沙俄与清政府秘密签署合作条约。随着中东铁路开通,一批俄罗斯犹太人在沙皇鼓励下来到哈尔滨。至1903年,哈尔滨犹太社群包含500名成员,他们成立了犹太人协会,建立了第一座犹太教堂,并聘请了一位拉比处理一切宗教事务。他们在哈尔滨建立了工厂,做起大豆、毛皮、木材进出口生意,这也促进了哈尔滨对外贸易的快速增长。

20世纪30年代,日本侵犯东北地区。哈尔滨经济日渐衰落。苏联将中东铁路的控制权卖给日本,大大损害在铁路打工、做生意的犹太人利益。日本统治者在哈尔滨纵容反犹主义。哈尔滨犹太人陆续逃亡中国其他有犹太社群的城市。

二战时期的上海犹太人

第一次鸦片战争后,首批来华犹太人为上海迅速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他们是来自巴格达的赛法迪犹太人。他们在上海盖工厂、酒店、学校、医院、住宅;营运公共汽车、电车和其他公共事业。在中国积攒了财富、人脉、经验、知识之后,他们又将赚得的钱投入上海,最大限度地促进了上海这座城市的发展。

其中比较有名的是上海的沙逊洋行创始人沙逊(David Sassoon)。19世纪30年代,印度沙逊洋行向中国大量出口棉织品以及鸦片,在上海开办多家办事处,是上海最大的鸦片商。20世纪初中国兴起禁烟运动,鸦片贸易萎缩,沙逊洋行转向经营其他商品。

沙逊洋行在上海兴建了不少知名建筑,包括华懋饭店(今锦江饭店)、都城饭店(今新城饭店)、汉弥尔登大楼(今福州大楼)。1923年,印度独立运动爆发,沙逊家族总部从孟买移到上海。之后沙逊洋行着力投资房地产,解放前是上海最大的房地产公司。

老沙逊洋行

二战期间,欧洲犹太难民为逃离纳粹统治辗转抵达上海。当时的上海是为数不多的向犹太难民敞开大门的城市之一。上海接收了约3万名犹太难民。不少难民持有的救命签证,由少数亚洲驻欧外交官违反禁令签发。民国政府划出区域安顿犹太人。战争时期,中国本土难民生活条件恶劣,面对逃难而来的犹太人,上海人仍以善出发,以礼相待。

马克谈到,犹太人在世界上有很大影响力,他们有创造力、天赋、学识。广为中国人所熟悉的杰出犹太人包括马克思、爱因斯坦、弗洛伊德、基辛格等。

在对待犹太人的看法上,日本与中国相似,二战期间,日本也是犹太人逃难的国家之一。同属轴心国的日本没有跟随德国步伐执行“最终解决方案”。留在欧洲国家的犹太人每天惶恐度日,生怕随时被送进死亡集中营;而逃到中国和日本的犹太人则无此威胁。对于当时的犹太人而言,住在上海、天津或神户,要比住在巴黎、阿姆斯特丹或维也纳安全得多。

二战结束后,国共内战,通货膨胀,1949年后,在华犹太人纷纷离开中国内地。少数犹太人留在属于英国殖民地的香港。离去的犹太人选择移居美国、澳洲、加拿大、南非,只有少数犹太人回到他们原来所在的欧洲国家。

改革开放后的来华犹太人

1978年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犹太社群重新回到中国,首先在北京,继而在上海,随着经济发展的步伐而遍及其他城市。这些犹太社群达到一定规模就会聘请拉比,带领其宗教和社会生活的重建,以保持传统犹太生活。至今,内地已有约1万名犹太人,另有5000至6000人居于香港。每年有数以万计犹太人以游客、商人或学生的身份来华。

在中国的犹太教徒从不向本地人传教在中国社会也不存在反犹情绪和反犹活动。因此,居住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的犹太人,比住在巴黎、马赛和多个欧洲城市的犹太人有更强的安全感。

7月19日,也就是讲座当日,以色列议会通过“犹太民族国家”法案,确定以色列为犹太民族国家,希伯来语为国家语言,确立发展犹太定居点符合以色列国家利益。

中国政府对犹太教并不担心。犹太教不是一个扩张的宗教,从全球范围来说,犹太人口在减少。要想成为犹太人并不容易,马克介绍说,通常如果母亲是犹太人,孩子就是有犹太人。如果爸爸是犹太人,妈妈不是,那么他们的孩子要想成为犹太人,妈妈必须首要成为犹太人。

成为犹太人的整个过程极为复杂。马克在书中举例说,Isaac Epstein是名犹太男子,1998年来到中国,2004年移居上海。娶了一名安徽女子。“一般来说,申请成为犹太人,过程需要一年半到两年,但程式走到一半,我们有了孩子,结果整个过程用了5年。这对太太来说十分艰难:她要学希伯来语、熟念祈祷文;要吃洁食、守安息日,在安息日不能花钱,不能用电、用电脑、用手机,不能开车、打伞或骑车。要走路去会堂,走路回家。”

马克说,与在欧洲的犹太人的苦难历史相比,在华犹太人的遭遇可算是天上人间。在欧洲、俄罗斯、中东的犹太人的故事总是与苦难、伤感联系在一起,他们遭遇流放、杀戮、毁灭。但在华犹太人的遭遇却基本上是积极美好的,从未吃过反犹主义的苦头。在华犹太人在各行各业都有所成就,也一直按照自己的意愿保持着犹太传统。

上海犹太研究中心主任潘光认为,中华民族和犹太民族同属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列,两个民族有很多共通之处,如两种文明都相当重视家庭联系和教育的作用。虽然都吸收了不同的异域文化,但核心却一以贯之,从没改变过。■

资料来源:
Annual Assessment, Jewish People Policy Planning Institute (Jewish Agency for Israel): 15, 20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年11月7日), based on Annual Assessment 2007 106. 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 2006.
Jewish Popula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by State (dateformat:mdy). [2009-08-13].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