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展直击

前港中大校长谈教育的商品化和功利化

文/吴梓溢(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

地读者对沈祖尧教授并不陌生。2014年他凭借一篇“不负此生”的毕业典礼致辞,打动了无数的内地读者。7月22日傍晚,沈祖尧来到香港书展,与特邀的三位青年嘉宾和台下观众一起对话,漫谈大学教育与成长价值。

尽管沈祖尧已经在2017年卸任香港中文大学校长,但对于这段经历,他仍然有颇多感慨。他在今年的书展上带来新书《校长毕业了·亦师亦友心底话》,收录他在2010-2017年出任中大第七任校长期间所撰写的57篇博客,整理其任校长期间的各种回忆。讲座现场有不少中文大学的同学、校友,也有不少内地在港求学的学生,讲座主现场座无虚席,由于听众过多,主办方加开了第二会场,安排其余的观众观看主会场的现场直播。

现场邀请了中文大学地理与资源管理学系教授严鸿霖,中文大学校友马铭贤医生,以及中文大学在读学生陈敏铠。这三位嘉宾代表了三个不同年龄阶层、不同经验的人,对大学教育和青年成长有着不同的理解。

左起:陈敏铠、沈祖尧、严鸿霖、马铭贤

大学教育的商品化问题

沈祖尧表示,在担任校长七年间,校园和社会都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但是他当时说过的一些话,其背后的理念和价值却是经久不变的。出版这本书的目的,是希望让人们记住大学的理念和使命,清醒地认识到大学存在的不足与弊端。

沈祖尧非常忧虑大学教育的商品化问题。不管是香港还是外国,许多的学生和家长认为,花昂贵的学费让学生进入学校的过程,就是购买教育服务的过程,学生和家长交钱成为消费者,学校成为销售文凭和成绩的生产者。师生关系变成了买卖关系,言传身教只剩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学校和老师为了让学生顺利拿到成绩,不惜用极低的标准让学生以极高的成绩毕业。

沈祖尧在校长任期内看到这种思想导致的阴影:有的学生在提交给校方的教师评估表里用不雅的语言对教师进行评价,用恐吓的语气要求老师提高分数,否则将在评估表中“打小报告”。沈祖尧敦促学生和家长认真反思,当老师对教育投入责任和感情之后,究竟要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沈祖尧虽然没有正面回应应该如何对待,但是他在书中提到的一句话,或许可以成为这个问题的答案:“话到口中留半句,理从善处让三分。”

讲座上,有人谈起当今大学制度框架和资源现状下,青年老师在兼顾教学与科研方面变得十分辛苦,以中文大学为例,如果青年教师在获聘六年之内没有到达一定科研成绩,就不会获得续聘。许多青年教师在教学与科研、理论与实践、发文章与做实事之间徘徊纠结。

针对这个问题,沈祖尧表示,教师是大学重要的资源,大学应珍惜优秀的教师。他举一个自己任内的例子,一位获得学生欢迎和爱戴的教师,由于文章发表情况平平,按照学校要求将不会获得续聘。但当他了解到这位老师对学生的悉心栽培和学生的挽留之意时,他不惜与处理此事的校务委员会争辩,最后运用校长特权,将这位老师长期留任。

“如果这样的老师不能留下来教书的话,这就传递了一个‘教书一点都不重要’的消息,以后你就不用指望能招收到好的先生。”沈祖尧讲到这里提到教师这个称谓的时候,用的是“先生”。

学生从学校毕业的一个证明,是从校长手中拿到一份属于自己的成绩单。回望自己七年半的校长生涯,沈祖尧并不想给自己打上一个分数。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周保松在沈祖尧书中序言写了这样一段话,“他最享受的,似乎是和他的学生一起在陈根记(一家毗邻中文大学的大牌档)喝杯啤酒,细细体会‘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道理。”

沈祖尧与观众合影

青年应怎样看待理想和现实

“当听到学生放弃追逐自己的梦想,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我自己都很失望。”这是沈祖尧在书中写下的一句话。

沈祖尧引用W. Chan Kim的“蓝海战略”来比喻现实与理想的关系。所谓“蓝海战略”,即这个世界存在着红海和蓝海两个海洋,大多数人只在红色的海洋里相互厮杀、激烈竞争,以求得生存机会。但是在红海之外有着一个广阔无边的蓝色海洋,人们无需互相排挤拼杀,就可以发展事业,扩展领域。他在硅谷看到,许多中大毕业的校友投身创新创业、拒绝“独角兽”提供的高薪待遇,他坚信,每个人一定都能找到自己的蓝海。尽管这些创客不一定能够马上获得成功,但是他们的视野因此获得了开阔。他希望年轻人不要被楼价等沉重的现实负担窒息了灵光。

沈祖尧用自己当医生时曾经犯错的经历宽慰年轻人,不管毕业之后出来从事什么行业,路途总归并不平坦,一定有许多起起伏伏,看待这种挫折的关键是建立自己的韧力。没有人可以平步青云,只有增加韧力、眼光放长才能度过这个难关。◼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