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答问

《四季书评》读书访问:张平

文/张平:社会学学生

一、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张春桥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未定稿第二版讨论稿)》,不是因为完全新鲜(因为里面不少术语都似曾相识),而是因为这书让我明白了一些以前被教条化的语言遮蔽的东西。中国社会主义时期前30年的政治经济状况(指政治力量作用下经济运行的现实,包括生产组织,商品流通,分配等等)是一团最大的迷雾,左右两个思想阵营对这段历史的解释权争夺得很厉害,但是由于两方面都过于意识形态化,很多时候是隐蔽而不是阐明了这段历史。这时候回到原始材料就更显得有意思。张春桥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未定稿第二版讨论稿)》就是这么一本在我看来很有意思的书,这本书出版于1976年9月,这月9日,毛泽东去世,中央政府的控制权发生了激烈的争夺,张春桥作为四人帮成员之一,在之后的政治斗争中失败并被监禁,这书成了政府中极左翼力量最后的理论绝唱。

那这书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啥呢?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已经消灭了剥削性的私有制产权关系,理论上已经没有了资产阶级存在的土壤,还会不会有资产阶级势力的影响(张的术语是资产阶级法权的存在)。张春桥的理论贡献是这样一个论点:只要有建立在局部经济体利益上的商品生产和交换,只要还存在利润,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就存在于公有经济体内部。张春桥的这本书,让我明白了当时左派理论界怎么把政治关系和经济生活密切地结合起来,更让我明白,后来邓小平的经济政策,是在最核心的地方和左派理论决裂。

二、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失望或糟糕的?为什么?

《天朝的崩溃》(这书是那么的有名,我估计到现在任何能做出的评价都是马后炮了),不是因为我觉得这书糟糕,相反,这书非常的精彩。举个例子,第三章的虎门战役,作者叙述和分析英军使用战船攻打海岸炮台的战术经验和清朝炮台守卫的英勇和笨拙,让人身临其境,读后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但我仍然感到失望,因为作者茅海建在书中谈到,他希望通过这本书重写鸦片战争的叙事(这本书的副标题,鸦片战争的再研究,也透露了作者的这个抱负),但我读完之后,觉得这书没有脱出“落后就要被动挨打”的现代化叙事框架,在这个意义上,这书是一本典型的上个世纪的历史著作。

三、你现在手头在读什么书?阅读的原因?

断断续续读着《资治通鉴》,曾经和几个朋友组织起来一起阅读讨论通鉴唐纪部分,但是因为朋友的离去和兴趣的转移,读了唐纪开头几卷之后(李世民还在和窦建德打仗呢),尽然没有能够坚持下去,我心里总像是欠着一笔账那样不舒服。我之前花了不少时间读《通鉴纪事本末》,对通鉴记录的大部分“故事”,包括唐代部分,有了基本的了解。那读者也许会好奇,我又不是历史专业研究者,为啥我还要再花时间阅读通鉴唐纪部分呢?因为我在阅读两种文体的体验中,真实的感觉到,只读“故事”(纪事本末体的重点),体会不到到历史发展中时间的流动和事件的同时性。我也许可以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不能感受到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为啥我觉得我必须回来,再读通鉴。

 

四、未来一段时间,你会看什么书呢?为什么会读这些书?

会读增渊龙夫的《中国古代的社会与国家》,增渊龙夫很有意思的,他是学经济学出身的,但却在中国秦汉史的材料中,发现了那个大变动年代连接社会底层习俗力量的变化(《汉代民间秩序的构成和任侠习俗》)。他给所有对中国历史这个大宝库感兴趣的思考者上了一课:如何用自己的想象力,在史料的字里行间阅读出信息。有意思的是,这书到了我使用的图书馆,新书刚上架,就莫名其妙不翼而飞,看来这书不仅吸引我,更有爱她而不择手段的人呀。■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