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书评

中国的“双赢”,一定是中国“赢两次”

崔莹,博士,爱丁堡大学毕业。自由撰稿人、纪录片导演 。出版著作《英国插画师》、《办最赚钱的杂志》、《做最创意的节目》、《做最职业的记者》,译著《媒体潜规则》,为半岛电视台拍摄纪录片《为了蓝衣兄弟》《平衡梦想》。

出生于台湾,5岁移民美国,拥有耶鲁大学的本科学位,哈佛大学的公共政策硕士学位,纽约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英国牛津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今年41岁的华裔经济学家岳琳达(Linda Yueh)是真正的学霸。她曾担任BBC首席商务记者、彭博电视台财经主编,她是从媒体人华丽转型成为经济学家的典范。

8月15号,岳琳达结合她的新书《伟大的经济学家们》给爱丁堡国际图书节的观众上了一堂简洁丰富的经济学课。岳琳达的讲座诙谐幽默,她在开场白中提到,“我要在20分钟内,把过去200年的经济理论介绍给大家”。这个挑战根本难不倒岳琳达,她用精心选择的12位经济学家和他们的主要贡献、理论做答。

岳琳达选择的这些伟大的经济学家们大都比较经典,并且,他们倾向于研究一般性的大问题,比如经济增长、创新和市场性质等。第一位是“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Adam Smith),岳琳达介绍,斯密用10时间完成《国富论》,其中的一些段落至今依然被经济学家们广泛援引,特别是“看不见的手”,也就是市场力量的理论,是斯密留给人类的伟大财富。但斯密对自己的作品非常不满意,他曾要求在他去世后,将他的所有作品烧掉。岳琳达选择的第二位经济学家是“自由贸易之父”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他本人也是很成功的商人。李嘉图提出的“比较优势理论”成为国际贸易理论的基础,其核心是各国选择自己的优势产品和他国进行贸易,以获得更高的效率。共产主义之父卡尔·马克思(Karl Marx)是岳琳达所选的第三位伟大的经济学家,岳琳达指出,19世纪末,马克思目睹经济萧条,很多人失业,就预测可能会爆发共产主义革命,但在当时并没有发生,而只是导致不平等问题加重,这种不平等持续至今。岳琳达“名单”上的第四位经济学家是提出了“供给需求曲线”的英国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第五位经济学家是提出“债务通缩”理论的美国经济学家埃尔文·费雪(Irving Fisher)。

在讲座中,岳琳达介绍的其他经济学家包括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等。

岳琳达建议大家依据这些伟大的经济学家们的相关理论,思考现今社会的各类经济问题,包括政府应该重新干预经济吗?贸易逆差重要吗?中国能够变得富有吗?不平等是不可避免的吗?1930年的风险会重现吗?投资还是不投资?

100、200年过去了,科技也获得迅速发展,但有些状况并没有改变,从历史、从伟大的经济学家那里吸取一些教训,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开端。

讲座中,岳琳达提醒大家,很多经济学家的意见并不一致,他们喜欢辩论,他们的口头禅经常是“一方面”。她援引美国前总统哈里·S·杜鲁门的话,“能不能给我找一个独臂经济学家?”因为当杜鲁门请教经济学家们时,他们总是回答:“一方面,另一方面”。

岳琳达动员观众读她的著作《伟大的经济学家们》,并援引英国著名女经济学家琼·罗宾逊(Joan Robinson)的话自嘲:“学经济学的目的并非是获得一些现成的关于经济学问题的答案,而是学会如何避免被经济学家们欺骗” 。

岳琳达在牛津大学的中国研究中心任职,出版有《中国经济、全球化和中国经济发展》,是中国问题研究专家。在谈及对中国发展的认识时,她说自己亲眼目睹市场力量(market force)如何帮助中国成千上百万人脱贫致富,中国现在的经济制度做了很多有益的事情,但是她指出所有的经济制度都需要改革,中国也不例外。她援引奥地利政治经济学家,创新经济学之父约瑟夫·熊彼特的话“资本主义是一台机器,如果不维修它的话,它就会停止工作,甚至出现故障。”

日本是世界老年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再通胀和经济增长的前景都难不乐观。在回答现场观众关于日本经济的发展时,岳琳达流露出对日本的偏爱,她表示,尽管日本存在这么多问题,但她总是希望:假如退休了,就去日本养老。岳琳达评价日本人均生活水准较高,日本老年人的生活质量也很好。岳琳达回忆自己在日本拍摄节目时的经历,她曾经遇到很多领着退休金、生活得很快活的老人,比如,70、80岁的日本老人照样可以组团,参加日本国家拉拉队的竞选。一位80多岁的日本老人还曾向岳琳达展示自己的“六块腹肌”。

现场有观众提问脱欧后,英国会和其他世界主要大国进行怎样的交易?岳琳达并不乐观,她回答:“比如美国吧,美国有个争强好胜的总统,很难和他讨价还价。中国呢,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坊间流传着关于中国的笑话:中国人喜欢合作,常常表示合作会是“双赢”(win-win),但通常这种情况下,中国会赢两次(win twice)。” ◼

岳琳达曾担任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亚洲发展银行等多家机构的高级顾问,她的其他专著包括《宏观经济学》、《全球化下的法律与经济》以及《亚洲经贸与成长的未来:与中国腾飞同步的经济发展》等。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