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书评

西化or传统?环球同此凉热

叶锐洪,自由撰稿人、业余编剧、职业猫奴。

我觉得,东南亚是东方主义理论的天堂。当你在东南亚旅游的时候,你会住在充满着“东南亚风情”但实质上有配备了一切西式设备,使用西式制度管理的酒店中;会购买各种各样能够无缝接入西式家居的东南亚风情纪念品;会通过乘坐大象、热气球这样充满着殖民时代风情的交通工具来游览;会见到穿得如越战电影中的越南妓女一般的越南妓女,穿着奥黛,摇着纸扇,花枝招展。你旅行中的所有项目,都极具东南亚特色,——在西方眼光下被拼凑起来的东南亚特色。

比如越南。今天的越南旅游业,与中国旅游业仿佛是同一条藤蔓里长出的葫芦。在胡志明市的街边,有铺面、装修相近的旅行社,推荐着各式一日游、两日游、三日游。你可以选择去古芝地道,途中你先在纪念品商店停留一个小时,不停地会有肢体伤残的老兵向你乞讨。在古芝地道,由退休老兵担任的导游会回顾越战中越共借助地道与美军周旋的神勇事迹,同时同行的美国人,其实包括我自己,眼含笑意地听着,将之视为越共宣传与都市传说的杂种。你会进入到一间带电视屏幕的房间,播放着黑白战争宣传片。最后,老兵导游收下了美国人的小费。

或者,你可以选择到湄公河上坐游船。船的名字,叫做“西贡小姐”。抱团的韩国人会在船上大声歌唱。然后在船行将结束的时候,水手们放下船周边的帷幕,身穿比基尼的女郎走到舞台上舞弄火把,她甚至可以将火hold在自己嘴上,让韩国人、美国人在交足小费后点烟。

几年前,在《一虎一席谈》中有一个嘉宾极力强调中国人不应该过洋节,并举例说文革时人们偷偷地过端午,以示传统文化之根深蒂固,人心所向。然而,若同样以用脚投票的逻辑,今天的圣诞节何尝不是已经根深蒂固,人心所向?西装已经成为“正装”,洋节也已经是“正节”。

东方主义未必只适用于东方。在西方文化占据文化霸权的今天,全世界除了朝鲜以外都在欢庆圣诞节,全世界其实或多或少都是西方文化及其想象的映射。所谓的地方文化、传统文化,逐渐地,似乎已经沦为了在西化的世界里一个沦为装饰的门面,一个如乌托邦一样用以想象与憧憬的异托邦。就如曾亲历过的新加坡“农历新年”,其实已经不太为新加坡华人所重视,其意义其实不过是一顿饭以及一日的假期。现在仍时常有人说要全盘西化,其实新加坡的华人文化就已经是中华文化在全盘西化以后的一个对照组。

白云苍狗有时尽。炒楼客已经将大理古城摧毁,旅游开发已经使凤凰古城灵魂尽失,留下空壳来兜售义乌生产的小清新。然而这何尝又止于中国,见诸于报端的“最后一个游牧民族”云云,一方面固然是报章用来填充的豆腐块,另一方面,现在哪里还找得到在沙漠中狩猎的澳洲土著,割头皮以示功勋的印第安人?经济与科技的进境是拦不住的,白云下的苍狗,总会被关进小区当宠物,尽管它的名字还可能叫做“牧羊犬”。

自然,你可以说,现代文明不等同于西方文明,工业化不等同于西化。你可以说,我所目睹的不是欧洲化,资本的逻辑太伟大,它洗刷掉的不是东方的、异地的印记,而一切传统的、民族的印记。我们或许是在奔向全球一统的现代化、同质化:全世界都是在奔向一个同质的由高楼、汽车、都市、shopping mall组成的世界。可口可乐不仅消解了农历新年,同样也消解了圣诞节:将耶稣诞辰变成购物街,还创造出胖墩墩背着大红口袋的圣诞老人。对了,怎么能忘了淘宝创造的双十一呢。环球同此凉热。

在这样的观照下,我们今天所见的庸俗的、拙劣的“欧陆庭院”,大概不过是时代的热病,终究会被消解为玻璃和钢筋的摩天大厦。圣诞节呢?到时候谁在乎那是什么节呢?只知道那时候该购物罢了,那么节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又有什么关系呢。环球同此凉热?Who knows and who cares.◼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