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现场

昂山素季,东方主义的产物

9月19日法广的消息,一名缅甸的男子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批评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的言论,被司法部门以”分裂”罪判处7年监禁,理由是导致人们对昂山素季产生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则新闻显然要比齐泽克在回答自己被《外交政策》列为2012年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对昂山素季的评价更为让人浮想联翩。

问:恩,你是第92位。你觉得你配得上这个榜吗?

答:别这么问!你这绝对是在折磨我!我知道按规矩我应该说不。这个榜上的第一名是那个缅甸的姑娘么?我总是记不住她的名字,她叫什么来着?

问:你说的是昂山素季?

答:对!我对她本人没意见,但你给我解释解释:她算哪门子哲学家或知识分子?

问:首先得说明一下,那是一个“思想家”的榜单,而不是“哲学家”的榜单。

答:是啦是啦,但她算哪门子思想家?她只不过是想给缅甸带来民主。当然,这很好。但不能仅仅把民主当作一个理想就完事儿了——“啊,民主!每个人可以高潮!让我们把它带给更多的人吧!”

思想始于你开始提出一些真正困难的问题的时候,比如:在民主进程中,究竟决定了哪些东西?

作为当代犬儒主义(是希腊词本意的犬儒)和拉康精神分析的传人,齐泽克无疑是有洞察力的,那就是,昂山素季是后资本主义和西方欲望投射的产物,并不是对普遍的人的价值和尊严进行捍卫。是的,她是西方人性欲的幻想,力比多释放的产物,芊瘦骨干的身材,作为女性的叙事,出身豪门,面对邪恶的权力,想象出毫不妥协的坐牢,优质的高等教育,流利的英语,特别是有一位西方的丈夫…这是多么美丽的叙事,是的,在杨紫琼的演绎下,她真的可以勾起西方那悲天悯人的情怀,是的,她是吃了毒苹果的白雪公主,是失去水晶鞋的灰姑娘。来吧,用和平奖,用记者,用书籍,用电影,来实现这种第三世界民主青春期的荷尔蒙冲动,在末人的世界中,如果没有女神,那么就用资本和媒体打造一位优雅的姿态的女神,在第三世界中如何没有希望,那么西方就失去了承担救世主的责任,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不!那就将她作为女神,来制造出希望。

再也没有什么比这种掩饰的终极的关怀更让人产生冲动,是的,她是欲望的出口,当我们看到普通的被异化的人看到昂山素季秀美的身姿面对象征暴力的枪口时,无法分清他们眼中流露的究竟是对酮体的渴望,还是对民主自由的渴望,或者两者都有?

这是齐泽克首先说出的,但却不是首先洞察到的,因为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的主奴辩证法中早就已经说过了。是的,昂山素季恰恰是东方学所构建出来的景观,自由女神死了,自由女神才能不朽,这是西方希望的,否则她就无法成为不朽,这种高潮是第三世界,是一切被压抑的大众需要的,是的,无论东西,人们期待的不是真正的自由,在必然性的异化中,人无能为力承担,难道西方就成为了历史终结的开端?但是,我们可以制造出幻想,可以假装争取自由,争取权利来置换为资本和权力,来吧,让诺贝尔奖成为今日自由的献祭之地,在万圣节来临时,来包装成受苦的白雪公主,虚弱肥胖的红衣主教,然而对不起,这些景观和橱窗需要的自由是自己对权力的自由,是对他人大脑皮层发育掌控的自由,是称王冒充上帝的自由,是让他人上火刑去古拉格的自由,是让群众如浪潮般亢奋的自由,用这些将“自我”的主体性掩饰在“我们”这些标语口号中,这是黑格尔的忠告,是的,对他们这些伪装成为圣人的最后之人,伪装成圣徒的人,唯一正确的方式就是告诉他们满是虱子的圣袍下,没穿的不仅仅是内裤,还充满着贪婪的欲望,快滴到地下的力比多…

哈维尔在某个地方写到,尽管他依旧满足着西方世界的幻想,他写到” 我有一个患严重气喘病的朋友因为政治上的原因被判刑,在监狱里过了好几年。在那里,他受害弥深。因为他的狱友吸烟而他几乎不能呼吸。他换一个无吸烟者牢房的要求都没有人理睬。他的健康,甚而他的生命,受到很大威胁。一个美国妇女知道了这件事并想帮助他。她打电话给一个熟人,一家重要的美国日报的编辑,问他是否可以写点什么。‘那人死时给我打个电话’,那位编辑回答。这是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但在某些方面是可以理解的。报纸需要一个故事。气喘病不是一个故事。死亡可以使它变成一个故事。”

是的,如果昂山素季不能再成为故事,那么我们就需要制造另外一个故事。

这是齐泽克的故事,在罗马尼亚审判了齐奥塞斯库之后,一位美国学者满怀憧憬去罗马尼亚访问学习,给自己的女友打电话,说他在一个贫穷但是友好的国家,这里的人民乐观,渴望新的美好生活,总之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不再有秘密警察了。打完电话,他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用生硬结巴的英语告诉他,他是一名秘密警察,感谢他说关于罗马尼亚的好话,并祝愿他旅途愉快,然后向他说再见!

是的,该说再见了!这场闹剧未尝没有在我们这里频频发生。现代人包括缅甸人能对昂山素季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吗,她无法再生育,无论是民主还是孩子。只能向她和如同她一样的人说一声永别!◼

一键分享
李晋

About

曾从事经济学和经济史研究,前康奈尔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中心访问研究员,目前为加尔文大学哲学和神学博士候选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