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

人类为什么可以反抗“自私的基因”的暴政?

文/张晗(对人类行为充满好奇的科学内容撰稿人)

有一部演化生物学著作,一经出版就造成巨大争议,引起伦理学家的强烈反对,却又在40年后被《自然》杂志誉为“能与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比肩的革命性科学著作”——它就是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理查德•道金斯的代表作《自私的基因》。

《自私的基因》是突破性的,它第一次把自然选择的社会学说,用简明通俗的形式,妙趣横生的语言介绍给大众。作者惊世骇俗地提出:我们以及其他一切动物都是各自的基因所创造的机器。而成功基因的一个突出特性就是其无情的自私性,这种基因的自私性通常会导致个体行为的自私性。

创作缘起

道金斯原为牛津大学教授,现任英国人文主义协会副主席,是一位生物学家和科普作家,也是当今最著名的无神论者和演化论拥护者之一,向来以直言不讳著称,有“达尔文的罗威纳犬”之称。身为“新无神论的四骑士”之一,在他看来,相信超自然事物的存在就是放弃自己的好奇心;而说一个人没有好奇心,则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Clinton-Richard-Dawkins

他1941年生于肯尼亚,父亲是当地英国殖民局的农业专家。后来,他随父母来到英格兰,进入牛津大学学习,师从诺贝尔生理学奖得主、动物行为学家尼可拉斯·廷伯根。获得博士学位后,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直至1970年重回牛津。

当时,人们普遍认为,包括人在内的许多动物,都懂得“无意识地协同合作”,自然选择驱使个体去做那些有利于整个物种的事情。这种无意识的合作似乎存在于动物的天性之中。然而,道金斯认为,这种观点错了,就想纠正这种错误。他有关社会生物学的想法从那时起逐渐成型,几年后,便写成了《自私的基因》。

道金斯说,基因就是要把自己的存活几率最大化。做得到的基因,就能一代一代传下来;做不到的,就只能跟宿主一起在进化中被淘汰。一个基因,哪怕对群体再有利,如果危害到了个体,也不会被保留下来。

他抓住了比喻的力量——基因是“自私”的——一下子就把理论变活了。

基因机器理论

要理解本书的核心观点基因机器理论,我们先得知道“基因”是什么。抛开生物学上严谨却冗长的定义,可以简单地认为,基因就是遗传信息的片段。生物的一切生命现象,生长、繁殖、衰老、病死,都是由基因控制的。

道金斯认为,基因本质上是一种复制因子(replicator),也就是说,基因会想尽一切办法保存自己,复制自己,让自己在生物中广泛传播开来。

那什么是基因机器呢?其实,道金斯所说的“基因机器”,就是动物。他认为,所有的动物,包括我们人类,都是基因为了让自身在竞争中存活下来,并实现自我复制而创造出的精密机器。

动物的行为是由基因控制的。这种控制,不是像手指牵动木偶那么直接,而是像计算机的程序员一样通过编码的途径。从根源上讲,动物的所有细胞和组织,包括大脑、神经和肌肉,都是按照基因蕴含的信息,构造出来并发挥功能的。产生意识的大脑,也不过是基因机器的部件罢了。

基因的“天性”就是,想法设法实现自我保存和复制,以最大化其存活几率。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只能在进化中被淘汰。因此,基因机器最关注的就是个体的生存和繁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体内的基因保存下来并遗传下去。

利他行为的“自私”

成功基因必须是自私的,必须时刻考虑自己的生存,极力复制自己。而基因的自私性必然导致个体行为的自私性。但实际上,动物的利他行为随处可见,这是怎么回事呢?道金斯认为,如果你仔细考察这些所谓的“利他”行为,它们仍旧受到自私的基因驱使,背后的动机还是自私的。

例如亲属间的利他行为,最明显的,就是父母对子女:父母孕育新生命,付出巨大的代价喂养它们,保护它们受到伤害。但是,道金斯说,亲属利他行为本质上,是为了保存自身基因拷贝的自私行为。我们设想,如果一个个体为了拯救10个近亲而牺牲,操纵它亲属利他行为的基因,虽然因此失去一个拷贝,但由于它亲属体内很可能有着同样的基因,同一基因的大量拷贝却得以保存。这种情况,看起来像是个体的利他主义,但是出于基因的自私性。

很显然,由于基因的共享,亲属的外貌通常十分相像。如果动物对外貌和自己相像的个体表现出利他行为,它就很可能是在为亲属做好事。这种倾向进一步推广,就变成了种族偏见——把外貌和自己相像的个体视为自己人,而歧视外貌和自己不同的个体。

再来考察计划生育行为。如果基因努力想要复制自己,那么尽量增加每次生育后代的数量,不是可以做到这一点吗?可是显而易见,这种生育策略是违反直觉的。例如一般情况下,人每一次生育只有一胎。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牵扯到资源的限制。食物是有限的,父母抚养后代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对于哺乳动物,如果母亲将有限的资源分给太多的子女,结果能养育的子女反而更少,倒不如一开始不要贪多为好。也就是说,动物必须在生育和抚养之间进行合理的平衡。

所以,一定环境条件下,任何物种,每窝肯定都有其最适度的生育数。动物计划生育的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增加后代的存活数。这么一来,计划生育依旧源于基因的自私性,是为了基因复制效果的最大化。

蜜蜂为了保护巢穴不惜自我牺牲的行为,从基因的角度来看,并非得不偿失,反而有利可图。因为这么做的是工蜂,本来就是不生育的,而它保护的蜂王,却是一个极其高效的生育机器。而且由于蜜蜂独特的生殖方式,工蜂和幼虫之间的亲缘关系,甚至比蜂王和幼虫的关系还要密切。这么一来,同归于尽保护巢穴的行为,虽然牺牲了一些没有繁殖能力的个体,却是为保护成千上万个自身基因的拷贝,其实质和亲属利他十分相似。

“迷因”学说

这部分内容在书中所占篇幅不多,但其重要性和影响力,却丝毫不亚于基因机器理论。把上面的理论扩展到文化传播领域,就是迷因(meme)学说。

我们已经知道,基因是遗传信息的单位,它借助生物体,实现自我保存和复制。相应地,迷因是文化传播的单位,它寄生在人类的大脑里,通过模仿实现自我复制。从本质上说,基因和迷因都是信息,都是复制因子,只不过迷因的生存环境是人类文化。

作为无神论者,道金斯认为,“上帝”这个概念,就是一个传播广泛的迷因。“上帝”这个概念非常古老,它通过口头的言语和书面的文字,在音乐和艺术的协助下,进行复制传播。各种宗教信仰,本质上就是迷因,或者说迷因的复合体。

在人类历史中的大部分阶段,迷因的主要传播模式是“口耳相传”。不过到了最近,迷因得以依附于实实在在的物质,比如石板、洞穴壁或者纸张。随着互联网和电子存储的出现,迷因获得了长久寿命,可以实现“病毒式传播”。于是,时至今日,我们人类不仅是遗传信息基因的载体,也成了迷因传播的载体。

迷因不仅能够迅速又广泛地传播,也能和基因一样,影响人类的行为,甚至能超过基因的影响力。例如很多宗教都提倡禁欲,这可是完全违反基因自我复制倾向的呀!迷因学说引起了许多传播学研究者的关注。它启发人们,可以利用生物学中研究病毒传播的方法,研究各类“病毒式”传播行为。

争议和回应

道金斯在书中十分强调生物自私的一面:“促使幼儿进行欺骗的基因在基因库里处于优势地位。”“雌雄配对生育后代的过程中,自然选择有利于首先抛弃对方的基因。”“一般来说,雄性个体比雌性个体往往具有更大的乱交倾向。”单单听到这些言论,你就不难想象作者在本书出版后,会收到什么样的信件了。

本书的核心观点,就是所有生物的利他行为,本质上是受到自私的基因驱使的。也就是说,所有利他的本质都是自私。因此,本书受到很多伦理方面的批评,甚至有读者致信道金斯,指责本书是自己罹患抑郁症的原因。

道金斯对此回应道,很多批判他的人,混淆了“事实与应该”。书中的所有观点和结论,都只是对动物生物性的观察,仅仅是陈述科学事实,代表作者所提倡的道德观。相反,他在书中提出,如果我们希望为了人类共同的利益,建立一个人与人之间慷慨大度、无私合作的社会,那我们就不能指望我们的生物学本性。相反,我们必须设法通过教育,把慷慨大度和利他主义灌输到人们头脑中去。因为我们生来就是自私的。

“我们是作为基因机器而被建造的,是作为迷因机器而被培养的,但我们具备足够的力量去反对我们的缔造者。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我们人类,能够反抗自私的基因的暴政。”他如此写道。■

相关书籍:

理查德·道金斯:《盲眼钟表匠》
戴维·巴斯:《进化心理学》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