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及东南亚 书目答问

【读书访问】冯奕莹:菲律宾是全球化的特殊标本

文/冯奕莹(中信出版社财经编辑)

1,最近在读什么书,思考什么问题?

最近比较喜欢读一些关于民族史的书。关于一个族群是如何繁衍、迁徙、接受新的文化或者被其他文化同化……在他们混居混血之后,他们如何建立“我是什么人”这种自我认同的。

有一些很好玩的事情。比如为什么突厥人的文化有那么强大的同化能力。隋唐时期,突厥称雄北方,建立起强大的突厥汗国,后来被打败。他的人民流离到了中亚的土地,但是最终他们的文化居然改变了宗主国的文化。这中间的过程有许多各有不同的说法,很好玩。

另一个例子是菲律宾。当年麦哲伦船队登陆菲律宾,终于确认了环球的成功。菲律宾是实践层面证明地球是个“球”的第一站,正像这个故事的隐喻一样,菲律宾这个千岛之国,也像是我们这个地球全球化的一个特殊标本。

如今的菲律宾被认为是亚洲小拉美。三百多年的西班牙殖民带来了热情的拉丁文化和天主教,而美国的殖民统治则带来了全套美式民主。此外,原有的土著文化,经贸往来中的阿拉伯和东亚文化融合在一起。这些独特的历史渊源,促成了当下菲律宾复杂的现实境况。内部政治的冲突、地区和群体收入的超大落差、还有不避孕导致的令人讶异的人口增长率、合法的全球最大的网络博彩基地,以及经济发展受挫但却又有年均6%的高速增长……生活在这里的族群,自麦哲伦以来,一直接受着全球化的反复洗礼。

还有一个例子,就是作为少数族群的东南亚华人。如果我们关注过东南亚的富豪榜,会发现榜首基本都是华人。关于这一点,普遍的解释集中在这几方面。首先,殖民统治时期,殖民者所选择的少数族群作为中间人的策略,其中华人是主要受益者。其次,华人的勤劳肯干。前几天和一位从马来西亚钢铁厂回来的技术人员交流,厂里普遍的刻板印象是,干活的勤劳程度上,一个中国人顶的上两个华人,一个华人顶的上两个马来人。热带的乐观性格、花大量时间在宗教上、赚了就花,这令马来人从财富积累上比不上华人。同时,对家庭、同乡、商会的看重,也让商业信息更便捷地在华人之中流动,这也是另外的影响因素。

推荐两本厦大研究所的书。《东亚经济发展模式比较研究/东南亚与华侨华人研究系列》《东南亚的工业化、外国直接投资与科技进步》。厦门大学和暨南大学是国内东南亚研究做的比较好的地方,这两所高校所处的福建和广东也是东南亚侨乡,所以对东南亚的研究具有很大的地缘优势。

2,有什么重要的书值得向朋友们推荐?

我想推荐著名经济学家托马斯·索威尔的《美国种族简史》。他关于知识分子的书《知识分子与社会》曾引起过国内关于公知的讨论,这本书其实主要是对听从道德直觉的左翼人士的介绍。《美国种族简史》则汇聚了不同时期各个移民种族在美国的奋斗史。他自己是个黑人经济学家,这本书像是从各个角度剖开了美国的纹理,数据丰富又有趣。

此外,《乡下人的悲歌》《简斯维尔》则能让你看到美国社会的另一个侧面。

读这些书,一个很大的感触是,民族的历史确实有很多丛林法则的成份,充斥着殖民、奴役、一代接着一代人的奋斗。我们如今的世俗社会和“政治正确”真的是非常珍贵,在长长的人类历史中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非常偶然。而作为个体,还是要准备和应变种种挑战,更强、更生机勃勃地生活。另外就是可以看到,狭隘的民族主义,从来就是非常糟糕的一个东西,带给人类的就是杀戮、奴役,流血和仇恨,一定要警惕。

既然丛林法则是历史的基本法则之一,人为什么要选择善良呢?善良和共赢在许多真实场景下是吃亏的,为什么要选择呢?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很久,开始觉得是一种自由意志。现在我有了另一个答案,长期来看,它毫无疑问会团结更多人。而人类从部落开始,早不是一个单打独斗生存的模式了。当然,团结有太多的其他方式,很多经验证明了这些是有效的:点燃恐惧、营造希望、塑造贪婪、共同的敌人,或者是慕强。人只能选适合自己的团结方式。

3,接下来打算读什么书?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非对称风险》

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是那种真正有思想的作者,他的书不仅有让人拍案的洞见,思考密度也很大。《非对称风险》的中心点很有趣,他说很多事情是收益和风险不对称的。我举个例子,勇敢地要一个漂亮姑娘的电话号码,你的收益可能无限大,损失有限;另一个例子,职务贪污,你的收益是一定的,风险可能无限大。我们应该寻找收益可能无限大的投资机会。

我热爱那些保持思考的人。有格调如中西大哲,火热如达利欧(Ray Dalio)和芒格(Charlie Munger),我都很喜欢。我是一个芒格粉。最近《中信·大方》在对芒格做的采访的发问很好“我们认为在中国很多人是缺乏理性思考的,大家都在学术或学科的专业领域内被框定了,所以缺的是一种普世智慧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穷查理宝典》点醒了许多人。”所谓的普世智慧,我理解是被书写下来的“Street Smart”,直译“街头智慧”,大概就是在现实世界摸爬滚打积累的经验吧。

作为一个芒格的多种模式思考的自发实践者,我之前对许多事兴趣盎然,这很可能不是最优解,我猜,但这充满乐趣。我喜欢辛波斯卡那句著名的诗,“我偏爱写诗的荒谬,胜于不写诗的荒谬”,好多事同理。

就像前面说的,我比较偏爱阅读这种方式,更岑寂,更开阔,更深入。但是我比较担心阅读这种模式收缩的可能性。形式和内涵一直是互相依存的,也许这会带来人们看待事物的一些变化?我还没有智慧去预测它,只能好好生活,好好实践,感受世界的神奇,迎接它会新带给我的一切。■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