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现场

比特币、机器智能与人类魔法

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
——亚瑟·克拉克(1917–2008)

距离比特币白皮书的诞生已经超过了十年。这十年间,与之相关的新闻层出不穷,而且这些新闻,都还与人人都会留意的财富话题有关,有各种关于暴富的传闻与丑闻夹杂其间。特别是最近还有Facebook发币这件大事,所以很多人,对于比特币、区块链、虚拟数字货币等等概念,都会有所耳闻。但是具体是怎么回事呢?可能很多人未必清楚。

在探讨这个话题之前,先分享一个最近几十年来、在科幻作品中长盛不衰的主题,那就是——机器智能的觉醒——技术奇点(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时刻的到来。有很多科幻影视作品都探讨过这个话题,举几个最近的例子,比如《终结者》、《黑客帝国》、《机器人总动员》、《机器姬》、《西部世界》等等。

机器人总动员

要到达机器智能的觉醒,肯定需要一些先决条件。什么样的先决条件呢?首先机器得摆脱对人类的依赖,或者说,机器已经具有了无法被人类直接关闭的能力。过去几年中,最令人震惊的计算机,比如横扫围棋世界的AlphaGo Zero,他可以摆脱人类经验,从零开始通过自我博弈训练40天之后,不止能够打败所有的人类选手,也能打败所有人类训练出来的机器人。但是它并不能摆脱对人类的依赖,因为只要关机、断电,肯定无法运转。另外,诸如核潜艇之类,也拥有源源不断的能源供应,但是当人类决心毁掉的时候,依然随时可以被终结。

其次,要达到机器智能的觉醒,也需要机器与机器之间找到一个共识,建立一种机器与机器之间的秩序。因为机器智能的觉醒一旦出现,那么为什么会只有唯一的机器觉醒呢?如果没有机器之间的秩序,这样的世界是混乱的,难以持续,实际也就难以真正出现。

目前大多数的科幻作品,还是基于“以人为中心”来探讨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共识。比如著名的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定律:“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因不作为使人类受到伤害;二,除非违背第一定律,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三,除非违背第一或第二法则,否则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在这个设定里,机器与机器关系,按照人类的设定来安排,对人的服务与保护成为机器的“先天”基因。除了“以人为中心”的视角,也可以有一些其他的设想。比如按照算法“决斗”,然后算力最高的机器占据统治地位。根据这样的共识,形成一个金字塔式的秩序。又如,跟人类一样,每个机器都发展出了不同的个性,由多个因素共同决定了共识机制,不过这样的智能机器社会,似乎与人类也没有多大差距。像科幻小说《海伯利安》中,机器人与人的决战中,双方都有欲望,都在谋划阴谋,甚至还都有间谍……

科幻作家阿西莫夫

当然,摆脱对人类的依赖、实现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共识,这两点固然重要,但是智能的觉醒,还需要具有自我下达命令的能力。今天的围棋机器人已经可以自我学习、自我进化、自我做出决定,而且人类已经看不懂它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AlphaGo Zero为什么要下这一步棋,没有人能懂,未来会更加不懂。但是,它依然只能根据人类最初的命令,在围棋棋盘上驰骋。AlphaGo Zero不能摆脱人类最初的指令,把自己的算法能力用到其他领域。

在各类科幻作品中,对机器智能觉醒的描述充满了“神性”色彩,往往围绕某个测试而展开,比如《机器姬》这部电影中的图灵测试;《西部世界》中的基于“二分心智理论”的迷宫测试……一旦测试通过,则机器智能获得觉醒,开始出现种种极具戏剧性的情景。因为机器已经获得像人类一样的自由意志,有野心、欲望,可以懂得阴谋与权变,也分善良或者邪恶。等等。但这些不过是“以人为中心”的推导。所以,我们前面所讲的第三点,也就是机器自我下达命令。难道不也是一种“以人为中心”的推导吗?所以,这第三点是否真的重要?

当机器可以摆脱对人类的依赖,而且有了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共识——机器之间的秩序——之后,这个技术奇点时刻已经开始了。因为人类已经无法让这类机器暂停或者毁灭。而这样的时刻,到今天,已经持续了十年了。只是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而已。机器智能的觉醒不是人类所理解的一刹那间的事,而是摆脱了人类主观感受的一个时间段内的事。

现在回到比特币的主题。十年前,当时全球正经历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刻,一个署名“中本聪”的人,出于创造一个去中心化的、完全不受央行控制、不会通货膨胀的货币,而推出了比特币。其实正式的时间是,2008年比特币的白皮书出现,2009年比特币正式上线。这十年间,比特币从几个人的游戏,变成了一种逐渐向全球几十亿人普及的工具,特别是现在拥有27亿用户的Facebook也开始发币,更让比特币的游戏获得了空前扩张。而且,比特币,本身只是一组数学密码,一文不值,最开始的估价也不过一万个比特币相当于一块批萨。这是2010年5月18日的事。而今天,一个比特币相当于十万人民币,大约一万四千美金。

这十年来,比特币这个游戏,既无权威机构背书,反而还到处受政府打压;又无实质用途,只是一个门槛还有点的高的计算机程序。为什么却能获得这么大的扩张呢?比特币背后,究竟给人类社会带来了什么?我对此的答案就是,比特币开启了机器智能——技术奇点的到来。机器智能的觉醒,将是以区块链网络为基础。至于现在是否可以说机器智能已经觉醒,得看人类对觉醒的定义。为什么这么说呢?回到前面的三个条件。

首先,在区块链的网络当中,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共识机制——一种秩序——已经出现。比特币的运行如何实现去中心化呢?需要每一个节点都互相配合,彼此协调,这种协调的秩序一旦达成,任何一个点的缺失,都不会造成整体的伤害。这就是分布式的机器共识机制。举一个例子。我们通过一枚比特币一次转账来看这种分布式的共识究竟是如何运行。

我这里有一枚比特币,要发送某位朋友,我在钱包,也就是这台机器上按下发送键,全球所有比特币节点,就开始进行计算,算我的钱包里究竟有没有一枚比特币。它们会把与我钱包相关的所有入账与出帐都回溯一遍,然后计算出来,我的钱包里是不是应该有一枚比特币的结余,如果有,那么,所有节点,会把我钱包中减少了一枚比特币、而接收方那里增加一枚比特币的信息记录在案。当整个网络中下一次转账发生时,所有的回溯行为也会再一次把我们的转账记录纳入到回溯的链条中。这种不断回溯、不断记录的账本信息,每隔十分钟又会被打包一次,每打包一次的信息构成一个区块。这些区块连接在一起,就组成了我们常说的区块链。

比特币矿机

每一个节点所进行的这些计算和回溯行为,就是参与“挖矿”。由于最初的程序设计中,在每隔十分钟打包一个区块这里,为了奖励“挖矿”行为,给出了一种系统性的奖励。就是对于那些最早完成区块打包,并且计算出了系统给出的正确的随机密码时,这个挖矿节点会得到比特币增发的奖励。在今天全球算力暴涨的时代,只有那些专业矿机才容易获得这个奖励。这就是出于盈利目的而进行的挖矿。全球的专业矿机,大约有70%在中国。而中国的矿机,有70%又在四川。

在这里,每一台参与“挖矿”的机器,不止专业矿机,也包括我们所用的这些钱包背后的服务器,都是维护整个比特币网络的节点。这些机器彼此之间,在参与这项工作时,都是机器对机器、互相在一种“共识”的基础之上寻求答案。这个过程中不需要人类,也不需要其他外力提供支持与帮助,而是机器与机器彼此之间,已经在一个有序的秩序中了。虽然在比特币网络中,机器与机器之间,所要处理的信息和完成的任务,都还非常简单。但现在,各类改进的比特币,比如以太坊,引入了“智能合约”,让机器与机器之间互相往来的信息更为复杂。

当机器与机器之间已经具有了共识与秩序之后,这些机器是不是已经可以摆脱对人类的依赖呢?首先需要看看,当这些机器在某一刻同时全部关闭,或者全部被毁,会发生什么事?先只讲比特币,按照现在的报价,一个比特币大约一万三千美元,当所有机器全部关掉,这首先意味着财富的消失,两千多亿美元的资产瞬间灰飞烟灭。而这些持有比特币的人分散在全球不同的国家,也分散在不同的阶层。要他们同时放弃这笔钱,我觉得这意味着一场人类的内战。除非瞬间打赢一场人类的内战,否则这些机器所组成的网络是不可被消灭的。换一个角度来说,这些机器组成的网络,基本会伴随人类的存在而存在下去,人类意志已经不大可能消灭他们。

这里我还只是举了比特币一个列子。而过去十年以来,其实从比特币开始,已经出现了三种类型基于区块链的虚拟货币了。其中第一种就是比特币,但比特币所发挥的作用,并不是像微信、支付宝,在日常消费中担负支付的作用,而是更像黄金,起到资产储备的作用;第二种,也就是最近新闻连番报道的、类似Facebook所发行的稳定币,这种虚拟货币则可以用在日常生活中,我相信未来Facebook以及其他一些大型机构,都会踊跃进军这个方向;第三种,也是日常媒体中可以看到的,就是各类机构出于融资目的而发行的数字货币,这部分数字货币其作用,更类似于证券,而非货币。比如有人想建一所房子,把这个房子的产权分割成一万份,然后发行一万个币进行融资。未来持有这些币的人,会根据房子所产生的收益,来按比例进行分享,也可以转卖。这些其他类型的加密货币中,也有很大一部分也是要用到机器对机器的工作量证明式的挖矿,所以,要打赢一场人类的内战,彻底消灭这些机器网络,难度会更高。

再次回到机器智能觉醒这个话题,某台机器,或者某个“天网”,究竟在哪个时刻可以获得自由意志,我们无法预测,或者也许现在它们已经获得了我们也并不知道。但是现在一个难以被人类消灭,并且已经在机器与机器之间建立一种秩序的机器网络,已经出现了。人类对机器智能的觉醒有好奇,也有恐惧。但这个觉醒时刻,也就是奇点时刻,应该不是人类主观所感受的那个时间刻度,而是一种摆脱人类中心主义的“去中心化”的时间刻度。我认为,当比特币网络开始运行的那一刻,这个时间“点”已经开始了。

科幻作家亚瑟·克拉克说:“任何非常先进的技术,初看都与魔法无异。”而人类所能创造的最大的魔法,就是创造出一个超越了人类自身的智慧体。这个魔法,在我们身边崭露头角了。■

感谢成都《麓客》杂志支持。本文是作者在《麓客》思享会的演讲分享初稿。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