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华夕拾

重读马克思《1848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

文/郑海麟(中国海洋史专家,现任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是由一个前言和四章组成。其主要内容大致可概括为如下几方面。当前香港的社会状况与当年法国的情况甚相似。香港的年轻一代快速地沦为无产阶级。马克思做梦也想不到,根据他的理论建立起来的政党,竟然站在他的对立面即金融资本家和权贵资本家那一面。

1、分析革命失败的过程及原因

马克思回顾了法国1830年7月革命的阶级状况,论述了1848年2月革命爆发的原因,主要是金融贵族的反动统治引起人民的普遍不满。1847年的农业歉收和西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这次革命到来的促进因素。1848年2月,法国资产阶级共和派利用人民力量,推翻七月王朝的统治,建立了临时政府。在政府中绝大多数代表是资产阶级,而工人阶级的代表是少数,并且居于从属地位。这一事实说明,资产阶级共和国不过是欺骗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的礼拜堂”。资产阶级共和派掌权后,立即策划反对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阴谋。他们从自己任命的政府中排除无产阶级代表,并且加紧组织反动武装,镇压无产阶级。在这种情况下,法国无产阶级没有选择的余地,于是掀起了大规模的六月起义,但由于这次起义没有正确的革命理论作指导,没有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和广大农民支持,结果遭到失败。六月起义失败的教训,使无产阶级认识到这样一条真理:要获得自身的解放,必须坚持不懈的战斗。否则,是根本不可能的。

2、社会主义社会的建立,必须通过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

马克思在分析法国革命的历史进程时,以形象的比喻得出结论说。“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充分估计了革命在历史上的作用。但是,革命只有在它取得了自己专有的、独特的名称时,才现出了自己本来的面目,而这一点只有在新的革命阶级即工业无产阶级已经庄严地出现在革命前台时,才成为可能。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唤醒和教育了人民,启发人们的思想,提高群众的觉悟,促使他们发挥创造历史的巨大作用。只有通过无产阶级革命,才能使革命的阶级抛弃幻想,明确前进的道路和方向,争取社会主义的美好前途,也只有通过无产阶级革命,被剥削和被压迫的阶级才能提高他们变革社会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推动社会的进步。法国无产阶级进行革命斗争的历史经验,是有益的和宝贵的。马克思依据法国二月革命和六月起义的经验教训,非常深刻地阐明:革命虽然失败,但陷于灭亡的不是革命,而是旧的传统、观念、幻想和方案。它给无产阶级指明,求得自身的解放,建立社会主义社会,必须通过革命斗争的道路。1848年欧洲革命虽然不是社会主义革命,还不能彻底解决无产阶级解放的问题,但是它毕竟为无产阶级革命扫清道路,做好思想准备。

3、无产阶级革命必须建立工农联盟,实现无产阶级领导权

1848年法国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充分说明农民问题的重要性。资产阶级掌握政权后,为了反对无产阶级,总是离间工农关系,破坏工农团结,千方百计地争夺农民。使无产阶级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巴黎无产阶级六月起义遭到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无产阶级没有得到农民的支持,他们单枪匹马与敌人战斗。马克思根据这次起义失败的教训,特别强调工农联盟对无产阶级革命的重要性。他认为在广大农民群众没发动起来以前,农民还没有与无产阶级站在一起并在它的领导下进行革命斗争,无产阶级革命是不会取得胜利的。马克思不仅论证了工农联盟的必要性,而且也阐明了建立工农联盟的可能性。法国农民在二月革命时期和革命后追随资产阶级,以为资产阶级能满足他们的利益和要求。但是,资产阶级在镇压无产阶级六月起义后,立即把矛头指向了他们,后来,农民又把希望寄托在波拿巴身上。但事与愿违,农民通过亲身经历认识到资产阶级共和国,并不是农民的天堂,而是农民的剥削者联合实行专政的地狱。只有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共和国,才能真正满足农民的革命利益和要求。农民阶级所处的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使它和无产阶级有着共同的利益和要求,这是建立工农联盟的可靠基础。另在工农联盟中,无产阶级占居领导地位。因为无产阶级是能够代表农民利益的,它在整个革命过程中起先锋队的作用。这样,广大农民一定会把负有推翻资产阶级制度使命的城市无产阶级看作自己的天然同盟者和领导者。因而,无产阶级领导权和工农联盟是不可分割的,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就没有工农联盟,工农联盟的建立,是以农民承认并接受无产阶级领导为前提的。同样,没有工农联盟,就实现不了无产阶级领导权。

4、暴力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重要形式

马克思认为,推翻资本主义社会,无产阶级必须通过暴力革命的道路。法国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斗争的历史证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当无产阶级的斗争超出了资产阶级所允许的范围而危及资本家的利益时,资产阶级就一定要对无产阶级实行血腥的镇压。这是不依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阶级斗争客观规律。因此,无产阶级要推翻资产阶级统治,求得自身的解放,不能不用革命的暴力反对敌人的反革命暴力。法国六月起义是群众性的革命暴力行动,是刚刚拿起武器并居于劣势的革命群众同训练有素、力量强大的反动军警之间的一场殊死战争。因此,要使起义获得胜利,就必须依据起义的原则,做好充分准备,严肃认真地对待。但是,恰恰由于无产阶级缺乏对起义规律的认识和掌握,结果起义遭到失败。这次起义失败的教训,从反面证明:无产阶级的暴力革命,必须遵循武装起义的规律,掌握它的原则,才能取得胜利。

5、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国家政权问题,是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无产阶级革命,首先要解决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政权问题。但如何夺取政权,如何对待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问题?马克思根据1848年革命特别是法国革命的经验,在国家问题上做出了极其重要的结论,这就是必须用暴力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主义认为,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是资产阶级用以镇压无产阶级的工具。它镇压人民起义,屠杀革命者,抑制进步力量,成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死敌。法国阶级斗争的历史证明,资产阶级反动国家机器,既是欺骗劳动人民又是施用反革命暴力的工具,不打碎它,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解放,是根本不可能的。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是由无产阶级革命特点所决定的。只有这样,无产阶级才能完成它所肩负的伟大历史任务。■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