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目答问

四季书评2019十大好书(小说类)

四季书评盘点年度好书,这是第三个榜单。在这个时代,询问身边的朋友,虽然很多人都说不再读小说了。但实际上,这似乎正是一个新的小说繁荣的时代,很多新锐的作家正在出现。四季书评尝试发掘和推荐新的作家与作品,同时也不愿意遗落成熟作家们的年度特别之作。我们兼顾简体中文与繁体中文出版物,入选者既有长篇小说,也有短篇小说集,我们也并不拒绝类型文学。2019十大小说分别是《苔》、《赵桥村》、《我愿意学习发抖》、《群岛》、《在平原》、《血雨华年》、《数青梅》、《月落荒寺》 、《明朝》和《群星》。

1,《苔》
作者:周恺
出版机构:楚尘文化|中信出版集团

《苔》是一部讲述晚清四川嘉定(乐山)的长篇小说,煌煌三十余万言,你很难相信这出自一个90后的作家。这与时下当红的一些年轻作家所展现出来的时代风格、题材迥异。它既不是对世事浮光掠影的描摹,也不是个人情绪的宣泄;这是一次回归,是回归到历史深处、回归到语言现场的一次写作,生猛沉郁,野心勃勃。《苔》身上集结着很多特性,最显眼的便是乐山方言,方言写作,最知名者莫过于《海上花列传》《繁花》,这是自明清以来的一种写作传统,特别是在方言表达发达、丰富且自成系统的文化区。与其如时下常说的,方言是一种对语言大一统的反抗,不如简单地说,它是一种写作的必然,因为语言即是思维,语言即是写作,作者心曲,往往非方言不足以道尽。再者,这本小说文字间潜藏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气息,它不是抒情的,而是自然主义的,是基于对故事现场的精确呈现,对细节的雕刻,如此,人物则自有其命运。(止戈隹武)

2,《赵桥村》
作者:顾湘
出版机构:理想国|广西师大出版社

顾湘的《赵桥村》很薄、很轻,但却是今年原创文学中极为难得的力作,为我们重新带来了自然和浪漫。这个时代的节奏很快,距离自然就越来越远。如果没有顾湘,我们可能还意识不到自己距离自然已有多远。尤为难能可贵的,是顾湘写作时的放松与自然。她并没有试图美化一个正在消失的乡村,也没有隐藏自己的阅读与品位,就是不经意地描绘了自己与赵桥村的关系。这份成熟和坦诚,让人钦佩。(梁捷)

3,《我愿意学习发抖:十个童年故事》
作者:郭爽
出版机构: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

我对郭爽的喜爱,在于她愿意走出舒适圈,从新开始尝试写作。她原本已是一个成熟的中文题材作家,却远赴德国,深入德国普通人的家庭和童年,描述了10个异乡人的童年故事。跨文化的交流原本就极为困难,在很多时候甚至不太可能。而愿意打破这个壁垒的作者,总能带给我们一些特殊的东西。郭爽的做法有点像人类学家,又有点像非虚构作者,写作中又杂糅了游记、童话等不同技巧,而贯穿始终的是童年幻想和女性视角。阅读这样的作品,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轻微的不适,毕竟作者总是在其中纠结。合上书,走出纠结,就会觉得人生更丰富了一些。(梁捷)

4,《群岛》
作者:胡晴舫
出版机构:麦田出版社

写作《群岛》这本小说,台湾作家胡晴舫有一个很大的意图“我真正想做的是探讨人类生命的本质。”她运用议论式手法,扣紧现实社会事件,借充斥着以“我”为主的文章的网络世代,反映人的疏离以及克服这种困境的可能。她创作的初衷则来自对“代沟”的兴趣,代沟并非今天才存在,但是无远弗届的网络世界的科技力量加大了不同世代之间的代沟,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书名《群岛》本身变成一个巨大的隐喻:芸芸众生沉浸在指尖下的网络海洋,看似密切、实则疏离,仿佛孤岛。(陈立诺)

5,《在平原》
作者:王苏辛
出版机构:99读书人|人民文学出版社 

以前总觉得王苏辛写得太用力,太辛苦,似乎大可不必。王苏辛出道很早,已经写过很多东西,读过很多东西。但是阅读常常对于写作是有伤害的,甚至会有巨大伤害。很多作者或者艺术家、学者,都无法走出阅读,从而无法继续写作。所以看到王苏辛经常很努力推动那些跟自己调性不一致作者的作品,我就有些担心。而这本《在平原》证明了她的实力,她可以从阅读中走出来,熟练地驾驭另一些文体,放弃技巧,回归平淡,回归本原。这本小书很有力量,用一种朴实的力量在寻求青年人前行的方向。(梁捷)

6,《血雨华年》
作者:颜纯钩
出版机构: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命运是什么?命运是你一生中所有必然性和偶然性的总和。1967年,要是你是生在美国的十八岁青年,你很可能穿着一身彩服躺在旧金山的草地上随着Bob Dylan的歌声在摇头摆脑;如果你是生在中国的大学生,命运就大不相同,你也许正带着“串连”任务南下,响应伟大的毛主席的号召,义无反顾地一头栽进一场摧枯拉朽的革命运动中——小说《血雨华年》的主人公,正是中国上世纪六零年代末,上千万名的红卫兵之一。小说基本依从红卫兵运动的起承转合,阐述三年(1966-1969)之间的各个重要发展阶段,作者颜纯钩是红卫兵运动的亲历者,因此当中故事情节和人物原型,很多都以事实为基础。透过故事中人物遭逢的生关死劫,年轻人由崇拜毛主席到理想幻灭,才发现“马克思最喜欢一句格言,叫作‘怀疑一切’。但如果怀疑一切是对的,那就不能‘不理解也执行’啊!”如果当初稍微信奉一点“怀疑一切”,当时红卫兵一代或许不至于如此妄从。颜纯钩写了这样一部文革题材的长篇小说,无非是要告诫今日年轻人“怀疑一切”和“坚守良知”两件事;一是对外,一是对内,内外各有坚守。世道在变而人性不变,《血雨华年》是一个时间胶囊,它把中国现代历史上丑陋的印记封存下来,留给后世时刻的警惕。(Beatniks)

7,《数青梅》
作者:胡弃暗
出版机构:十月文艺出版社

在各种娱乐与刺激触眼可及的时代,小说要留住读者的目光越来越难。《青梅》从一个线头开始,牵引出了多条线,围绕主角,最后织成了一个情感的网络。在精炼的叙述之下,谜底不断揭晓的故事缓缓张开,网住了读者的注意力。《青梅》之外的六个故事,同样十分吸引人。读者为现代女性因情感的冲突而悲伤时,掩卷回首,生活的无奈不也就在身边?胡弃暗的小说没什么微言大义,但精彩的叙事同样让人深思,虽然有时候某些冲突似乎过于刻意。(李永峰)

8,《月落荒寺》
作者:格非
出版机构:人民文学出版社

昔日作为先锋作家的格非,近来的作品越来越多中国传统小说的味道。这或许并不意外,创作与研究两条腿走路,格非对明清小说的深挖倍受好评,特别是《雪隐鹭鸶》一书,研究的进展也在深刻影响其创作的模式。《月落荒寺》像一本传统的文人小说,赏花、茗茶、书法、音乐、古寺,一群文人的雅集,“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的禅意,以及种种象征性的写法。在这本小说中寻找三言二拍的痕迹并不难,当然书中的道德观念与行为模式还是现代的。(乙了了)

 9,《明朝》
作者:骆以军
出版机构:镜文学股份有限公司

《明朝》是本绝望之书,亦是不甘之书。刘慈欣的太阳系二维化毁灭史是《明朝》的引子,不甘灭绝的人类想出一个类似精神胜利法的招数:向宇宙深处发放一些承载了人类文明一个断代史的AI,让它们在万年后凭空重建文明切片里的亿万细节丶朝野狂欢或者修罗道场。《明朝》就这样展开它的时间繁史,成为了对《三体》的补全、颠覆、救赎,以最物质最明朝的手段。它演绎对形式丶表皮之繁复的沈迷,对精神渊深内核的调戏,梦中梦结构再加上性,凭空生出无穷物哀。骆以军以一种诗人组织隐喻的艺高人胆大去生成“情节”,务求相扣无缝巧夺天工。如此,他成功地把自己的恋物反思与华丽性幻想结合在一起,成为小说最勾魂夺魄的部份,颠倒梦想,乐于困惑。(廖伟棠)

10,《群星》
作者:七月
出版机构:八光分文化|人民文学出版社

《群星》的故事有两条线,一条是高科技特警的反恐行动,而另一条是科学家的日常,两线交错,悬念叠出,故事核心则是主人公汪海成面对生活的阴沟和星空的浩瀚,不得不做出某种类似于电车难题的艰难选择,而且是在在全人类的尺度上,这不得不让人想起叶文洁引来三体人的故事。事实上很多评论都提到这本小说让人想起了《三体》,可以说该书是后《三体》时代最接近黄金时代科幻美学。故事涉及大量科幻元素:费米悖论、暗物质、戴森球假设、永动机、基因改造、可控核聚变、甚至克苏鲁神话, 任何一种都足以带来惊奇感,而作者七月却把他们巧妙地融在一本仅二十万字的快节奏小说中。故事还有另一层迷人色彩:地点设定在成都这个“新一线”网红城市,而非科幻小说架空世界惯常所见的滨江市或某南方小镇,不但穿插着成都城市地标与独有的地域文化生态,更把国之重器FAST天眼与九眼桥、武侯祠并置,与其说是接地气的技巧,不如说是作者本人多年历练之后自然携带的烟火底色:当冲突最后上升到宇宙高度时,其震撼的美感既属于科幻,又属于当下中国。(西夏)

一键分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