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蔡益怀

文学博士,《香港作家》总编辑

Uncategorized 东亚及东南亚 书评

回归人性准则的文学评论——《本土内外:文学文化评论集》代序

文学是为生命立传,而不是为街头或地名立碑,真正的本土性更多地表现为一种人本关怀,一种由生活出发形成的人文经验与情怀,经内化而形成的观照方式与表达方式,像黄碧云、李碧华、西西等的创作那样,以道地的香港眼光审视香港的历史、香港的经验、香港的社会人生,以道地的香港话语言说香港的故事。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本土性。

主题书评

香港的文学气场与潜能

香港有说不完的话题,香港文学也比想像的丰厚,有广度宽度也有深度。她扩大了中国文学的疆域,也丰富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内容与类型。香港文学的场域很小,但气场很大,幅射力也超乎想像。在整个中国文学的大格局中,她依然是一个无可忽视与取代的文化码头、文学特区。

主题书评

中国梦的梦醒时刻 :芥川龙之介的启示

像许多对中国有着一种文化乡愁的日本文人一样,芥川对中国也怀着美好的想像,以为这是一个到处是李白杜甫的国度,但是当他在中国游历了几个月后,对这个国度却有了不同的看法,他的《中国游记》记录了其所见所闻的丑陋现状,充分流露了他的失望与复杂心情…他直言∶“在目睹了这种国民的堕落之后,如果还对中国抱有喜爱之情的话,那要么是一个颓废的感官主义者,要么便是一个浅薄的中国趣味的崇尚者”。

主题书评

中国为甚么没有忏悔录

如果我们的身边多一些这样的“普通”学者,多一些沉浸于纯粹的艺术人生的创作人,而不要去管那些商业利益、官本位,或为自己贴金,而是多关心天下苍生,关心人的生存和价值,我们就会像俄罗斯那样,出现一个又一个背负起民族苦难十字架的优秀作家,就会出现我们这个时代的“忏悔录”。

好书推荐

雷蒙德•卡佛:水静却流深

卡佛是当代美国「艰难时世」的观察者、表达者,他对平凡人的生活具有超凡的洞察力,可以在常人眼中微不足道的生活事相中看到不平凡的意义。卡佛小说的内在张力,没有制造甚么惊心动魄的故事,却以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汹涌的方式,深刻揭示出生命的实相。

好书推荐

东山魁夷,代山川立言

东山魁夷是一个凝视内心的艺术家,也是一个凝视自己的旅行者。从他身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东方式的精神漫游者的姿态,有着古代游侠的超然气度,也有着现代知识分子的独立精神。按本雅明的话来说,他是以不合流俗的精神,游荡于社会的边缘,表现出对建制、对物化社会的藐视,于自我的放逐中保持真我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