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程静

美国中文儿童杂志《小枇杷》主编

朝华夕拾

中国作家的幽默

我斗胆说,中国人的幽默与西方比较起来,似乎更注重自娱自乐。好比王朔贫嘴,王小波唠唠叨叨的绕逻辑,都有满足自身表达欲望的感觉,有时是会忘了要取悦读者的。古代笑话里的蚊子,像不像是那个穷人在自嘲?对道学家的讽刺,有没有对一个父亲的理解?中国文化说推己及人。我不敢说西方不是这样。但我确实觉得东西方在这里有所不同。

朝华夕拾

话多的女人——玛格丽特·杜拉斯

一个深爱过的人,一个爱过无数次的人说自己不曾爱过,一个成名作家说自己从不曾写过,在这自相矛盾的话里,你体会到了什么?我恰恰觉得,她完美的诠释了爱情的虚无、虚幻与不确定性。这和写作一样,和生活一样,和宗教一样,和宇宙一样。这样的模糊,有电光火石间揭示真相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