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章海陵

俄罗斯文学专家,前后求学于华东师范大学和东京大学。曾任亚洲周刊策划编辑多年,目前定居于美国西海岸。

主题书评

莱蒙托夫:没有城邦的“多余人”

俄国革命派与民主派早就指出,莱蒙托夫与他的作品主人公是“多余人”,“永远不会站在政府一边,也永远不会站在人民一边”。平心而论,这一评判也不无道理。莱蒙托夫一如既往地仇视沙皇政府,但也总在警惕俄罗斯的“愚众”;他拒绝和反感任何顺从与平庸,也从无“视人民为上帝”的虔敬心理。

朝华夕拾

丁玲延安时期的作品及思想

八十年代中共政治局委员胡乔木家访福建诗人舒婷曾被传为美谈,殊不知早在一九五零年初夏,中共主席毛泽东就携罗瑞卿等高干去北京颐和园登山看望丁玲一家,累得一身是汗。男主人陈明急得赶紧找人买西瓜。丁玲晚年忆及她与毛泽东的友谊时称,“无论毛怎样对待我,我对他仍一往情深”。

人物现场

陈独秀后人的壮怀与苦难

张军认为,哪怕在磨难重重、最不堪回首的岁月里,冥冥之中仍觉得父亲在她身旁,令她觉得活着有底气。这可不是幻觉,因为爸爸年轻时爱不释手的文学名著一直在她的小藤箱里,它们是《莎士比亚戏剧选》、《普希金传》、《浮士德与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毁灭》和《铁流》等。

影视评论

马克思主义在今天的“剩余价值”

马克思先于为农民权利辩护的,是对言论及出版自由的声张。他认为,写作是绝对的个人行为,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成为他人的工具;写作自由之可贵甚于生存权。马克思说,接受官方审查的媒体最根本的缺陷是伪善,而伪善又产生其他诸多缺点,其中包括毫无美感、令人厌恶的压抑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