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主题书评

主题书评

Don’t Panic! 银河系抗瘟指南——八部关于人与病毒较量的文学作品推荐

武汉疫情牵动着我们每个人的神经,而恐慌来得比瘟疫更加凶猛。在募捐抗击疫情、或者声嘶力竭传播正能量之外,如果你实在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宅在家里好好看书补脑就是最智慧的选择,因为有关人士早为我们写下了关于抗病毒和战瘟疫的要点。抓紧扶手,不要恐慌!

主题书评

多元共融模式的先声 “文化智商” 领先的奥斯曼帝国为何衰亡

一百年前的闭塞的交通条件下, “单一民族国家” 还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在1919年巴黎和会上,“单一民族国家” 原则帮助划分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新国界,制造了捷克、波兰之类的新民族国家。然而在全球化的今天, “单一民族国家” 已经不可能实现。所有主要国家,包括日本,都日益依赖外来劳动力和专才,甚至需要容纳难民。

主题书评 他山之石 欧陆

熊彼特论欧洲税收国家的危机

欧洲现代国家和古代国家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不同呢?熊彼特认为:两者之间重要的差别就是公法和私法之间的关系。一个税收国家只要能够保证人们自利的动机作为经济发展的驱动力,而不是依靠其他的动力,就能够避免和摆脱危机。相反,一旦国家依靠其他的方式作为发展的动力而抑制人的创造力那么很有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危机。

主题书评

阿甘本或帕甘本或者其他

作品的标题叫做《剩余的时间》,我们所需要面对的是一个身处“剩余的时间”中的阿甘本,一个“剩余”的阿甘本。只有在自身的剩余性获得表征的时刻,他的论述才真正获得其独特性。这样说,唯有被纳入一个去独特化的自我重复的系统之中,他的独特性才能得到彻底彰显。

主题书评 好书推荐

在哲学与神学“之间”——《接着海德格尔思神学》序言

子淳兄和刘小枫先生都非常重视现代性已经出现和可能产生的种种问题,但是,他强调上帝启示恩典的垂直维度,而刘小枫先生则强调永恒自然秩序和具体灵魂差等的平面维度。在我看来,这里体现出来的不仅是在中西之辩之背后更为根本与关键的古今之辩,更是在神人关系视域下对垂直维度与平面维度、以及恩典与自然之间关系迥然不同的立场与理解。

主题书评

跟刘小枫去叙拉古?——十批刘小枫(上)

百年中国的历史,既是苦难的历史,又是革命的历史。认清这一段历史,不仅让中国人不忘国耻,还能忆苦思甜,珍惜来之不易的今日幸福。因此,不断温习中国近代史,实在是非常必要的,它不仅能够让人知道中国历史的必然,还可以戳破那些浅薄自由主义者的自由民主迷梦,防止这些傻蛋被稀里糊涂的“和平演变”了。要知道,即使今日的现实并不能让人满意,但比之百年之前的中国,简直是天上人间了。就此之故,懂得感恩,不忘“国父”,也是应然之理了。

主题书评

莱蒙托夫:没有城邦的“多余人”

俄国革命派与民主派早就指出,莱蒙托夫与他的作品主人公是“多余人”,“永远不会站在政府一边,也永远不会站在人民一边”。平心而论,这一评判也不无道理。莱蒙托夫一如既往地仇视沙皇政府,但也总在警惕俄罗斯的“愚众”;他拒绝和反感任何顺从与平庸,也从无“视人民为上帝”的虔敬心理。

主题书评

江湖离我们有多远?

因为中国文化中,本来就有江湖与武侠的因子,所以武侠小说才得以深入人心。上至政治巨头,下至监牢囚犯,人人爱看武侠小说。这种因子促成了武侠小说的流传,但这种流传反过来却也重构了文化中的相关因子。最近金庸去世以后,很多人讨论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何在西方世界没有流行起来。很简单,江湖还在我们身边。每个人还可以告别体制,身处江湖。而西方世界,不会有这样的生活体验。

主题书评

纪念金庸:“清凉境界”中的高层权斗 —《笑傲江湖》读/听后感之一

金庸本人涉入政治的程度是比较深的,对政治场中的人情世故的领悟力也强。要不然,作为小说家固然可以虚构出犬牙交错的斗争形势,但却很难写出细节那么致密、信息量那么大的文本片段。我很确定,他写这个片段的用意,是要藉以表现政治场中斗争的具体过程,而不是要让读者过过眼瘾看顶尖高手扎堆比武。

主题书评

庞加莱猜想与中国学术造假弊端

“ 他彻底远离了所有不必要的事情,从社会中抺去自己的身影,只把精力集中在研究问题上。这种纯洁的心使他得以度过7年漫长的研究岁月,也令他拒绝领奖。当我们评论某个人所取得的成就时, 纯洁的心是很重要的,因为在数学、艺术、科学等领域,一旦产生堕落的念头,那你就已经走在了失败的道路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