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pril 2018

主题书评

进入犹太神秘主义的钥匙

自第二圣殿被毁后,犹太人便在世界各地流浪,并不断遭到来自异质文明的挑战、迫害,乃至于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如此,在漫长的流浪时期,犹太神秘主义在流散地犹太人中扮演着何种角色?犹太神秘主义究竟为犹太教信仰建构提供了何种资源?犹太神秘主义与正统犹太教到底处于何种关系?历史处境与犹太神秘主义的发展又是何种关系?犹太神秘主义究竟如何影响犹太人的历史实践?

书目答问 人物现场

《四季书评》读书访问:李漫

在法语中,“没有e”,就是“sans e”,听起来就像“sans eux”,“没有他们”。他们是谁?或许是佩雷克的父母。佩雷克是波兰裔的犹太人,他的父母亲都死于二战期间,父亲死于战场,母亲死于集中营。没有他们,就意味着他的人生缺失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部分,他只能挣扎,努力,与残缺的生命隐痛斗争。

好书推荐

基列的乳香:读Marilynne Robinson的《HOME》

父亲希望籍着原谅儿子来理解儿子,Glory却可以因为自己灵魂的虚弱毫不费力的就轻易接纳了另一个虚弱的灵魂,不是Jack的行为没有让她失望、气愤,而是她知道她自己同样是一个让很多人失望了的孩子。她知道自己不是圣徒。她不求Jack解释他的行为,因为她同样没有办法解释她自己的行为。

好书推荐

《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老黄牛式的平庸办公室罪犯

“艾希曼令人不安的原因恰恰在于:有如此多的人跟他一样,既不心理变态,也不暴虐成性,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们都太正常了,甚至正常得可怕。从我们的法律制度和我们的道德准绳来看,这种正常比所有残暴加在一起更加可怕,因为它意味着,这类新的罪犯,这些实实在在犯了反人类罪的罪犯,是在不知情或非故意的情况下行凶等来的。”

书目答问 人物现场

《四季书评》读书访问:刘平

刘平:哲学博士,现任教于复旦大学哲学系 1. 最近,有什么书是让你觉得耳目一新(甚至惊艳)的?为什么? 刘平:最近刚刚过去的是“戊戌”年寒假。一段相对比较安静、完整的悠闲时间,可以让自己暂时不用专心于显得冷硬的圣经学以及基督教哲学,阅读一些在此之外的非专业书籍,既可以随心,也可以走心,而不必那么上心。

主题书评 人物现场

《见证》:红场上的癫僧

如布尔加科夫所言:“对于这些现代癫僧说来,世界已成废墟,建立一个新社会的企图显然已经失败。”他无法去改变现实,相反却被现实所沾染。他在为那种苦难的命运唱挽歌,但挽歌中却有着那个体制浓郁的风味;他不想成为“红色肖斯塔科维奇”,但当他溘然长逝时,官方悼词给他戴上的帽子却是,“共产党的忠诚儿子,杰出的社会和国务活动家,人民艺术家”。

好书推荐

作为救赎的宽恕

这是一个挑战,但人无完人,我们总是会因为自己的错误伤害他人,特别是我们所爱的人。因此,我们永远需要一个宽恕与和解的过程,来处理令人遗憾但又是不可避免的关系问题。这是人类生存无法逃避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