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18

书目答问

什么时代了,为什么还要读书

我订阅的一个公众号,推出“120年前的今天”系列,9月份开始每天更新一段,介绍谭嗣同在当天的工作和行动。于是,我每天都能感受到谭嗣同工作的艰难,而又因为预先知道结局,更增添一丝悲壮感。9月21日终究来了,谭嗣同推辞掉无数人的搭救,错过了长达三天的“逃生窗口”,终于被捕收监。

读书访问

【读书访问】红瓦:被低估的毛姆

瓦尔特在对质的盛怒之下曾经对凯蒂说:“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我知道智慧将会令你大惊失色,所以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交往的任何男人一样像个傻瓜。”说的凯蒂哑口无言。

主题书评

怎样定义恐怖主义?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放在二十世纪以来的实例中,两次世界大战发生的各种屠杀现象(包括美军在日本的核爆经验)、之后各地的反殖独立战争、爱尔兰共和军、基地组织与伊斯兰国的兴衰,到现在的库德工人党,其实还在动态的演变发展中,各种政治力量角逐伦理上的正当性则是定义恐怖主义过程中的精髓。

好书推荐

李振盛:动乱时代的摄影师

在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期拍摄的十余万张胶片中,李振盛捕捉了文化大革命在中国最北边的省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内及周边地区的发展情况。作为国营报纸的官方摄影师,李振盛当然在一定程度上只是遵命摄影,但作为一个具有敏锐眼光的年轻人,他也捕捉到一些十分复杂的镜头:他准确地拍摄到人的悲剧和人性的弱点,不仅为他的同辈而且也为后代创造了永久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