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rch 2019

Uncategorized

俾斯麦与魏玛共和国百年

在比较视野的审视之下,俾斯麦从一个无所不能的阴谋家变成一个优秀但却有限的人类。他不再是半神,也就因此从一个人类无力背负的责任中被解放出来。因此,从魏玛共和国到纳粹德国的蜕变需要更多关注同时代事件和环境的影响。

Uncategorized

食品安全,神圣人和没有娃娃的国

现代社会中,权力的再生产不再仅仅是财富的分配,而是风险的分配和时间的分配。乌尔里希·贝克在他的《风险社会》中洞察到:在现代社会中,阶级社会和风险社会之间并非是割裂的,相反,它们是一种彼此颠倒方式的重构,也就是,大量的财富不断向上层阶级集中,而风险则更多地归向社会底层。阶级的不平等和风险在一个社会中彼此互为条件,社会阶级的不平等不仅加剧了不平等分配,而且还通过公共宣传强化这种风险分配的正当性。

主题书评 好书推荐

在哲学与神学“之间”——《接着海德格尔思神学》序言

子淳兄和刘小枫先生都非常重视现代性已经出现和可能产生的种种问题,但是,他强调上帝启示恩典的垂直维度,而刘小枫先生则强调永恒自然秩序和具体灵魂差等的平面维度。在我看来,这里体现出来的不仅是在中西之辩之背后更为根本与关键的古今之辩,更是在神人关系视域下对垂直维度与平面维度、以及恩典与自然之间关系迥然不同的立场与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