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9

主题书评

多元共融模式的先声 “文化智商” 领先的奥斯曼帝国为何衰亡

一百年前的闭塞的交通条件下, “单一民族国家” 还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在1919年巴黎和会上,“单一民族国家” 原则帮助划分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的新国界,制造了捷克、波兰之类的新民族国家。然而在全球化的今天, “单一民族国家” 已经不可能实现。所有主要国家,包括日本,都日益依赖外来劳动力和专才,甚至需要容纳难民。

主题书评 他山之石 欧陆

熊彼特论欧洲税收国家的危机

欧洲现代国家和古代国家之间究竟有什么样的不同呢?熊彼特认为:两者之间重要的差别就是公法和私法之间的关系。一个税收国家只要能够保证人们自利的动机作为经济发展的驱动力,而不是依靠其他的动力,就能够避免和摆脱危机。相反,一旦国家依靠其他的方式作为发展的动力而抑制人的创造力那么很有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