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中国

主题书评

江湖离我们有多远?

因为中国文化中,本来就有江湖与武侠的因子,所以武侠小说才得以深入人心。上至政治巨头,下至监牢囚犯,人人爱看武侠小说。这种因子促成了武侠小说的流传,但这种流传反过来却也重构了文化中的相关因子。最近金庸去世以后,很多人讨论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何在西方世界没有流行起来。很简单,江湖还在我们身边。每个人还可以告别体制,身处江湖。而西方世界,不会有这样的生活体验。

人物现场

陈独秀后人的壮怀与苦难

张军认为,哪怕在磨难重重、最不堪回首的岁月里,冥冥之中仍觉得父亲在她身旁,令她觉得活着有底气。这可不是幻觉,因为爸爸年轻时爱不释手的文学名著一直在她的小藤箱里,它们是《莎士比亚戏剧选》、《普希金传》、《浮士德与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毁灭》和《铁流》等。

书展直击

余秀华:“稗子”也有爱情

天马行空的诗歌写作和平淡无奇的乡村生活构成了余秀华身上最大的悖论。在成名之后,余秀华渐渐学会如何与这强烈的撕扯感共处。野夫眼中的余秀华面对镜头、面对人群,她总是嬉笑怒骂,尽量淡化生活中自来的苦难,掩饰着内心深处的伤痛与庄严。

书展直击

香港书展第五天 | 张抗抗:在无情的世界中寻找真情

人们常说世间最无情的不过人心。但在张抗抗眼中,岁月却是比人心更为无情的存在。她以匈牙利作家马洛伊·山多尔的小说《烛烬》为读者们讲述了一个“岁月无情”的故事。故事中两位年已迟暮的故友,曾因情欲与仇恨而“背叛”彼此,二人于时间深处饱尝心灵的煎熬,却在41年后重逢之时,取得了对方不需答案的谅解。

主题书评

中国梦的梦醒时刻 :芥川龙之介的启示

像许多对中国有着一种文化乡愁的日本文人一样,芥川对中国也怀着美好的想像,以为这是一个到处是李白杜甫的国度,但是当他在中国游历了几个月后,对这个国度却有了不同的看法,他的《中国游记》记录了其所见所闻的丑陋现状,充分流露了他的失望与复杂心情…他直言∶“在目睹了这种国民的堕落之后,如果还对中国抱有喜爱之情的话,那要么是一个颓废的感官主义者,要么便是一个浅薄的中国趣味的崇尚者”。

人物现场

蒙古学家札奇斯钦:他的时代和著作

他可以说是蒙古民族第一位现代意义上的蒙古学家(以前用社会科学方法研究蒙古的只有西方学者);是第一位有国际影响力的蒙古族学者。也正因为此,1991年他担任了美国总统布什与蒙古总统奥其尔巴特白宫会晤的翻译;也是中国的蒙古学奠基人之一,对后来有影响力的元史和蒙古学知名学者萧启庆、乌云毕力格和齐木道尔吉等都产生了影响。

主题书评

中国为甚么没有忏悔录

如果我们的身边多一些这样的“普通”学者,多一些沉浸于纯粹的艺术人生的创作人,而不要去管那些商业利益、官本位,或为自己贴金,而是多关心天下苍生,关心人的生存和价值,我们就会像俄罗斯那样,出现一个又一个背负起民族苦难十字架的优秀作家,就会出现我们这个时代的“忏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