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文学

Uncategorized 东亚及东南亚 书评

回归人性准则的文学评论——《本土内外:文学文化评论集》代序

文学是为生命立传,而不是为街头或地名立碑,真正的本土性更多地表现为一种人本关怀,一种由生活出发形成的人文经验与情怀,经内化而形成的观照方式与表达方式,像黄碧云、李碧华、西西等的创作那样,以道地的香港眼光审视香港的历史、香港的经验、香港的社会人生,以道地的香港话语言说香港的故事。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本土性。

主题书评

莱蒙托夫:没有城邦的“多余人”

俄国革命派与民主派早就指出,莱蒙托夫与他的作品主人公是“多余人”,“永远不会站在政府一边,也永远不会站在人民一边”。平心而论,这一评判也不无道理。莱蒙托夫一如既往地仇视沙皇政府,但也总在警惕俄罗斯的“愚众”;他拒绝和反感任何顺从与平庸,也从无“视人民为上帝”的虔敬心理。

主题书评

纪念金庸:“清凉境界”中的高层权斗 —《笑傲江湖》读/听后感之一

金庸本人涉入政治的程度是比较深的,对政治场中的人情世故的领悟力也强。要不然,作为小说家固然可以虚构出犬牙交错的斗争形势,但却很难写出细节那么致密、信息量那么大的文本片段。我很确定,他写这个片段的用意,是要藉以表现政治场中斗争的具体过程,而不是要让读者过过眼瘾看顶尖高手扎堆比武。

朝华夕拾

丁玲延安时期的作品及思想

八十年代中共政治局委员胡乔木家访福建诗人舒婷曾被传为美谈,殊不知早在一九五零年初夏,中共主席毛泽东就携罗瑞卿等高干去北京颐和园登山看望丁玲一家,累得一身是汗。男主人陈明急得赶紧找人买西瓜。丁玲晚年忆及她与毛泽东的友谊时称,“无论毛怎样对待我,我对他仍一往情深”。

书目答问

什么时代了,为什么还要读书

我订阅的一个公众号,推出“120年前的今天”系列,9月份开始每天更新一段,介绍谭嗣同在当天的工作和行动。于是,我每天都能感受到谭嗣同工作的艰难,而又因为预先知道结局,更增添一丝悲壮感。9月21日终究来了,谭嗣同推辞掉无数人的搭救,错过了长达三天的“逃生窗口”,终于被捕收监。

读书访问

【读书访问】红瓦:被低估的毛姆

瓦尔特在对质的盛怒之下曾经对凯蒂说:“我对你根本没抱幻想。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我知道智慧将会令你大惊失色,所以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交往的任何男人一样像个傻瓜。”说的凯蒂哑口无言。

书目答问

《四季书评》读书访问:林雪虹

奈保尔曾在英国西南部的威尔特郡的城镇埃姆斯伯里租下一间木屋,除了偶尔出门旅行,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庄园里度过的。庄园在一个河谷中,奈保尔散步时会看到巨石阵。奈保尔描写了很多他在散步时所看到的景色,还有庄园里人的生活和死亡。离开故乡和抵达梦想的国度所带来的改变和意义永远让人为之着迷。

书展直击

余秀华:“稗子”也有爱情

天马行空的诗歌写作和平淡无奇的乡村生活构成了余秀华身上最大的悖论。在成名之后,余秀华渐渐学会如何与这强烈的撕扯感共处。野夫眼中的余秀华面对镜头、面对人群,她总是嬉笑怒骂,尽量淡化生活中自来的苦难,掩饰着内心深处的伤痛与庄严。

书展直击

香港书展第五天 | 张抗抗:在无情的世界中寻找真情

人们常说世间最无情的不过人心。但在张抗抗眼中,岁月却是比人心更为无情的存在。她以匈牙利作家马洛伊·山多尔的小说《烛烬》为读者们讲述了一个“岁月无情”的故事。故事中两位年已迟暮的故友,曾因情欲与仇恨而“背叛”彼此,二人于时间深处饱尝心灵的煎熬,却在41年后重逢之时,取得了对方不需答案的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