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知识分子

好书推荐

大变动时代的个体心灵 ——读《朋霍费尔:牧师、殉道者、先知、间谍》

1944年1月底,在给挚友的信中,朋霍费尔再次将内心世界表白:所有与人之间的联系的可能性都嘎然终断,那么在焦虑过后,就会发现生命其实掌握在一双更结实、更强壮的手中。对你以及对我们来说,未来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首要任务,应该就是把彼此交托在那一双手中……不论我们曾经有任何软弱、错误以及罪过,一切完全在上帝的掌握中。

书评

做祷告的法西斯党人

庇护的失足不是个人道德问题,而是灵性的疾病。将活的信仰扭曲和固化为意识形态,正是此疾病的症候。信仰的真实不依赖它反抗的事物,而在其爱的对象。一旦信仰专注于对抗某种特定的意识形态,并视之为绝对的恶,信仰就会被反抗的对象所定义,自身也扭曲为一种意识形态。

主题书评

庞加莱猜想与中国学术造假弊端

“ 他彻底远离了所有不必要的事情,从社会中抺去自己的身影,只把精力集中在研究问题上。这种纯洁的心使他得以度过7年漫长的研究岁月,也令他拒绝领奖。当我们评论某个人所取得的成就时, 纯洁的心是很重要的,因为在数学、艺术、科学等领域,一旦产生堕落的念头,那你就已经走在了失败的道路上。 ”

人物现场

两位诺奖得主的“大问题”

在一般人看来,气候变化与经济变化似乎是两个极不相同的领域。但在专业研究者看来,它们背后的经济机制却有相通之处,两者的逻辑并无二致。委员会同时颁奖给两人,一是因两位经济学家从不盲从跟风,多年来坚持不懈地研究大问题,确有大师风范;二则也是希望学界及大众能对这些全球性、根本性的宏观经济问题予以更多的关注和思考。

书目答问

什么时代了,为什么还要读书

我订阅的一个公众号,推出“120年前的今天”系列,9月份开始每天更新一段,介绍谭嗣同在当天的工作和行动。于是,我每天都能感受到谭嗣同工作的艰难,而又因为预先知道结局,更增添一丝悲壮感。9月21日终究来了,谭嗣同推辞掉无数人的搭救,错过了长达三天的“逃生窗口”,终于被捕收监。

主题书评

柏克和美洲革命

在柏克看来,贵族与教士是奠定欧洲文明社会的基石,与此二者相对应的是荣誉和宗教,而法国革命恰恰摧毁了它们。法国革命很重要的原因是贵族们没有给予新兴的金融家们足够的地位,而法国土地流通之不便更使二者难以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