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发布

书目答问

四季书评2018十大好书(非虚构类)

四季书评2018非虚构类的十大好书,分别有《宋案重审》、《苏联留亡记:一个中国“外逃者”的回忆录》、《土地制度与中国发展》、《至善与时间:现代性价值辨证论》、《袍哥:1940年代川西乡村的暴力与秩序》、《余英时回忆录》、《取瑟而歌:如何理解新诗》、《巴金:浮沉100年》、《欲望与尊严:转型期中国的阶层、性别与亲密关系》、《黄河十四走—黄河民艺考察记》。

书目答问

四季书评2018十大好书(小说类)

在今天,小说依然拓展着人类想象,完成对人性的种种探索。但是,当影视作品、网络游戏等,也可被列入广义虚构文学范畴时,小说的地盘日渐缩小。四季书评关注整个中文世界的小说写作,评选出2018十大中文小说,分别有《考工记》、《野猪渡河》、《山本》、《爱妻》、《无中生有》、《科恰里特山下》、《街道江湖》、《远处的拉莫》、《去海拉尔》和《锦灰》,以长篇小说为主,同时也兼顾几部短篇小说集。

书目答问

四季书评2018十大好书(翻译类)

四季书评希望用书评这种文体,推荐当下社会所需要的著作,以及深入去探讨那些关键的议题。在2018年终之际,四季书评将推出三个好书榜单,用来盘点这一年里中文世界的出版物。这三个榜单包括外文翻译类、原创小说类和原创非虚构类。榜单尽可能涵盖整个中文世界,包括中国大陆、港澳台以及海外华人社会的出版物。

好书推荐

书评:《富裕的代价:战后日本的劳资关系》

本书的研究对象是日本钢管的左翼激进劳工运动者如何被亲近管理层、配合资方的温和工会分子所取代。戈登在书中数处慨叹,早期工会运动中的民主自治精神和平等主义追求 - 作为克服资本主义劳动异化的方法 - 已经被牺牲,而换来的实际工资增长、休息时间、性别和阶级平等,以及所谓的 “中产” 生活素质,都太少太少了。

Uncategorized 东亚及东南亚 书评

回归人性准则的文学评论——《本土内外:文学文化评论集》代序

文学是为生命立传,而不是为街头或地名立碑,真正的本土性更多地表现为一种人本关怀,一种由生活出发形成的人文经验与情怀,经内化而形成的观照方式与表达方式,像黄碧云、李碧华、西西等的创作那样,以道地的香港眼光审视香港的历史、香港的经验、香港的社会人生,以道地的香港话语言说香港的故事。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本土性。

主题书评

莱蒙托夫:没有城邦的“多余人”

俄国革命派与民主派早就指出,莱蒙托夫与他的作品主人公是“多余人”,“永远不会站在政府一边,也永远不会站在人民一边”。平心而论,这一评判也不无道理。莱蒙托夫一如既往地仇视沙皇政府,但也总在警惕俄罗斯的“愚众”;他拒绝和反感任何顺从与平庸,也从无“视人民为上帝”的虔敬心理。

主题书评

江湖离我们有多远?

因为中国文化中,本来就有江湖与武侠的因子,所以武侠小说才得以深入人心。上至政治巨头,下至监牢囚犯,人人爱看武侠小说。这种因子促成了武侠小说的流传,但这种流传反过来却也重构了文化中的相关因子。最近金庸去世以后,很多人讨论金庸的武侠小说为何在西方世界没有流行起来。很简单,江湖还在我们身边。每个人还可以告别体制,身处江湖。而西方世界,不会有这样的生活体验。

好书推荐

大变动时代的个体心灵 ——读《朋霍费尔:牧师、殉道者、先知、间谍》

1944年1月底,在给挚友的信中,朋霍费尔再次将内心世界表白:所有与人之间的联系的可能性都嘎然终断,那么在焦虑过后,就会发现生命其实掌握在一双更结实、更强壮的手中。对你以及对我们来说,未来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首要任务,应该就是把彼此交托在那一双手中……不论我们曾经有任何软弱、错误以及罪过,一切完全在上帝的掌握中。

书评

做祷告的法西斯党人

庇护的失足不是个人道德问题,而是灵性的疾病。将活的信仰扭曲和固化为意识形态,正是此疾病的症候。信仰的真实不依赖它反抗的事物,而在其爱的对象。一旦信仰专注于对抗某种特定的意识形态,并视之为绝对的恶,信仰就会被反抗的对象所定义,自身也扭曲为一种意识形态。

好书推荐

那些有关否定式友谊的绘本

正如一首古老的爱的颂歌: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这首爱之颂,多用否定式而非肯定式来表达何为爱是非常有智慧的。它仿佛告诉我们:“爱”并非易事,“爱”否定了一系列的事情,才成为“爱”。

主题书评

纪念金庸:“清凉境界”中的高层权斗 —《笑傲江湖》读/听后感之一

金庸本人涉入政治的程度是比较深的,对政治场中的人情世故的领悟力也强。要不然,作为小说家固然可以虚构出犬牙交错的斗争形势,但却很难写出细节那么致密、信息量那么大的文本片段。我很确定,他写这个片段的用意,是要藉以表现政治场中斗争的具体过程,而不是要让读者过过眼瘾看顶尖高手扎堆比武。

主题书评

庞加莱猜想与中国学术造假弊端

“ 他彻底远离了所有不必要的事情,从社会中抺去自己的身影,只把精力集中在研究问题上。这种纯洁的心使他得以度过7年漫长的研究岁月,也令他拒绝领奖。当我们评论某个人所取得的成就时, 纯洁的心是很重要的,因为在数学、艺术、科学等领域,一旦产生堕落的念头,那你就已经走在了失败的道路上。 ”